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怨怨相报
    ?陈凌很无辜的朝她眨巴眨巴眼睛,理直气壮的道:“油菜同学,你不用这么感激我的,咱们是同学,应该友爱,彼此关照的!你看你,哭什么呀?”

    油菜吸了吸鼻子,抹了抹眼泪,脸上正想勉强挤出一贯的笑容反唇相击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学生正眼光怪异的朝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议论纷纷,终于挂不住,捂着脸跑走了。

    陈凌一步三摇,慢悠悠的跟在后面,兴致极好的哼起了小调,“你要是叫我来啊~~~~~,谁tm不愿意来呀~~~~~,王八犊子才不愿意来啊~~~,你们家的墙又高~~~~,四处还搭炮台啊~~~~~,就怕你爹搁那洋炮嗨啊~~~~~!”

    这个小调,他只在电视里看到一回,然而一回就一字不漏有音有调的记下来,要是这读书的记性有这么牛的话,也不至于挨整了。

    回到课室走廊的时候,只见油菜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一边哭哭啼啼的抹眼泪,一边叽哩呱啦的说着鸟语,想必是投家长了!

    投家长?陈凌冷笑,你投到党中秧老子都不怕,只要你别投严新月就成!

    看到陈凌来了,洋菜这就赶紧的呱啦两句挂上了电话,然后毅然的一抹眼泪,笑意竟然就像是变魔术似的在脸上变了出来,然后她那柔柔弱弱委委屈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陈凌君,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咱们这就开始补习吧!”

    “好,好咧!”陈凌痛快的答应道。

    这是个骨子里透着傲气与恶毒的女人,这么轻轻的摆一道就能让她屈服,陈凌才不会那么天真呢,不过这也正和他的心意,他也不希望这场战斗这么早结束,与天斗与地斗,他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可是与人斗,他却认为是最是其乐无穷的。

    陈凌原以为,自己刚才整蛊了她一通,这会儿开始补习的时候,她一定会对自己百般刁难,没想到她却没耍任何花样,认认真真仔仔细细耐耐心心的教自己拉拉丁语。

    油菜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是陈凌欢喜的,通过她的讲解,陈凌这才了解到,拉拉丁语原为公元前八世纪居住在意大利半岛上的拉慕容民族所用的语言。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