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被绑架了?
    ?陈凌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一阵阵发软,手和脚都极为的无力与麻木,甚至要比和古恩婷彻夜奋战还要辛苦,待得意识渐渐的清醒,这才发现自己全身全下都凉飕飕的,张开眼一看,却见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被一双手铐......反手摸了摸,不是一双,是三双手铐,三双手铐铐着他,将他反铐在凉亭的一根柱子上。

    抬眼看去,那辆宝莱还停在路边,可是自己的那辆世爵c8却已经不见了,和它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该死的油菜,当然,还有自己的衣服。

    色令智昏啊!陈凌哭笑不得的想,要是早知道那小娘皮会整古作怪耍花样的话,就应该将她剥光了再收拾,不然自己就不会落得如此模样了。

    小娘皮,你给我等着,下次轮到老子坐庄你就玩完了!陈凌怒火滔天的想,可是现在......嗯,还是想想该怎么离开吧!

    陈凌用力的挣着,想挣脱绑在双手上的手铐,可是双手被反铐着,跟本就使不上力气,就算拼尽了内力也没能挣脱那三双手铐!

    mb的,铐一双不就行了,铐那么多,手铐不用钱买的吗?没挣脱手铐反把自己的手勒得生疼无比的陈凌恨恨的骂道。

    夜,经越来越深了。夜,也越来越凉,一阵阵的山风吹来,带着刺骨的寒意,赤身**的陈凌冷得直打哆嗦,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难道今夜就在这荒山野岭的所在吹整宿西北风?陈凌低头,眼光触及自己那已缩成一团的毛毛虫,却不免想起了李啸澜曾经说过的话:人生不如意之事有**,当你失意的时候,不妨掏出自己的小弟弟,凝视他,静思他所蕴涵的精神,能长能短,能粗能细,能伸能曲,能软能硬,学学他,眼前的困难算个鸟!

    陈凌凝视了好一阵,却始终也不能领悟这话的精神,正当无计可施的时候,山上的弯道里隐隐有着车灯射来.................

    看到山上的弯道里有车下来,陈凌即喜又忧,欢喜的自然是因为自己在这鸟不拉屎鸡不生蛋连鬼影也不见半个的荒山野岭里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这会终于有车经过了,只要有车经过,那自己大声呼救的话脱困就有望了!但是如果别人来救自己的话,那自己这幅一丝不挂老二外露的模样不全落在别人眼里了吗?这样一来丢脸岂止丢回老家,都丢到大辽,把祖宗一十八代的脸面全都丢光了。可要是硬装有骨气不呼救的话,那就在这里喝西北风等死吗?再说明天有人上山的话也会发现自己的啊,到时人一多的话,那脸可丢得更大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