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狮子大张口
    ?她的心思,陈凌多少看出了一点,佩服她的坚忍,同时又相当鄙视她的为人,像她这么假的人,是永远都不可能拿真面目示人的,换句话说,这个女人确确实实是无药可救了!

    所以,陈凌毫不留恋的离开了房间,连再看她一眼的心情都欠奉。

    坐回客厅,面对两女一男猜疑的目光,陈凌淡然自若,仿佛没事人似的。

    麻由本一忍不住发问,可是问出了声之后,才发现没有翻译,人家只当是他在发烧说鬼话。

    所幸,油菜的身影在陈凌刚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就出现在书房的门前。

    她的眼眶虽然还有些红,眼泪却已经不再流了,走过来声音有些嘶哑的对麻由本一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不知什么,麻由本一这才安静了下来。

    “陈凌君,现在你可以替我治舅舅的病了么?”油菜心里虽然恨透了陈凌,恨不能将他剥骨离体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可是她的语气却一点也不敢生硬,仍是那么柔柔弱弱的。

    “呃?我什么时候答应你替你舅舅治病来着?”陈凌好笑的话。

    听了这话,油菜的眼泪“滴答”一下,完全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她确确实实没想到,付出了如此屈辱的代价,换来的竟然是这么个结果。

    “呵呵,和你开个玩笑罢了!哭什么呢!”陈凌失笑道,伸出手向麻由本一作了个请的姿势。

    千难万难,终于盼到陈凌愿意出手诊治,麻由本一也顾不上泪流不止的外甥女,赶紧的伸出手给陈凌。

    陈凌搭过他的脉搏,煞有介事的把起脉,眼光却飘向天花板,谁也猜不透他是心不在焉,还是全神贯注。

    二十分钟,在何巧晴与施玉柔百无聊赖及油菜与麻由本一心急如焚中过去了,可是陈凌仿似还没理出三六九万来。

    “陈凌君,我舅舅这个病到底怎样了?”油菜忍不住了,终于问道。

    陈凌正回忆着刚才油菜那美得不可思议的酮体,却不妨她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待得反应过来,这才发觉自己走神了,赶紧的放开麻由本一的手,沉吟了一下道:“这个病......”

    “怎样怎样啊?”油菜急得差点又哭了。

    好难得才看到油菜露出真实的面孔,陈凌很想再多看几下,但又不让别人说他太装b,于是就道:“他这个病很难治,非常的难。”

    “啊?”油菜与麻由本一的脸色剧变,像是刷了粉一样的白。

    “虽然难治,也不是不可以的!”陈凌以免他们绝望得当场吐血死去,接着又慢悠悠的说了这么一句。

    “啊?”油菜与麻由本一的脸上浮起了喜色,白里透了那么一点红。

    “只不过......”陈凌又沉吟了起来。

    “不过什么?”油菜赶紧追问,就这么几秒钟,他们的心路历程可说是像坐过山车一样刺激,一会被提起来,一个被扔下去,头晕目眩,跟本都找不着北了,思路完完全全的跟着陈凌走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