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妖精
    ?大床咯吱吱地响着,开始节奏很慢,渐渐的快起来,到最后,就好像狂暴地雨点拍打荷叶,一种肆孽的美妙。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陈凌已算是此道高手,一经得手更是放手而为!

    雄心突起,陈凌铁骑突出刀枪鸣,柔情似水,齐冰清衿银瓶乍破水浆迸!

    两人琵琶合奏琴瑟共鸣,但闻曲调繁复婉啭低徊,忽而是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忽而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继而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曲调渐行渐高绕梁不绝。

    到了极妙处,陈凌曲终收拨当心画,齐冰清衿顿时四弦一声如裂帛。

    **暂歇,琵琶曲终,室内声息渐平,原本已经消失的柔美音乐也缓缓进入耳迹。

    “嫂子,你真棒!”陈凌满足的伏在齐冰清柔软如玉的身上,深吸着女人清香萦绕的体香。

    “陈少,你真不是人!”齐冰清有气无力的骂道,刚刚这冤家竟然足足折腾了她一个多小时,她真的被颠箥得全身散了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而让她哭笑不得的是,全身上下,除了那丝袜和内裤,衣服还穿在身上,原本想和他浪漫一夜,喝喝酒,跳跳舞,接接吻,洗个鸳鸯浴,然后再行欢好,谁曾想,他一来就猴急的把最后的节目给提前办了。

    对于齐冰清的嗔骂,陈凌不以为意,反而嘿嘿的真乐,惹得齐冰清又是一顿风情万种的白眼.......

    “好了,起来了!”齐冰清被陈凌压得喘不过气了,轻拍着他的肩膀道。

    “咦,你不是说不喜欢完事之后就撩家伙的男人吗?”陈凌好笑的问。

    “我有说过吗?”齐冰清原本潮红且露着幸福的眉头皱了起来。

    陈凌愕然,细想一下,这句话,确实不是齐冰清说的,而是彭靓佩!

    想到她,陈凌原本很好的心情突然打了好大的折扣,翻身离开了齐冰清,默然躺到了旁边。

    齐冰清是个说话办事都很负责的人,所以她很清楚自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句话,肯定是别的女人对陈凌说的,原本还有点想发作,可是看到陈凌一脸落寂的神色,又有些不忍,那么难得才相聚一回,她可不想他不开心!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