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缺口
    ?齐冰清说得对,没有哪个女人不珍惜自己的第一次。

    油菜心机深不可测,为了达到目的,有着不择手段的勇气与决心,但不管她有多狠心,多绝决,她始终还是一个女人,确切的说还是一个处女,当然,这只限于昨晚以前。

    对自己的第一次,油菜做过许多的猜测与假设,最完美的,那自然是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在自己经受不起爱情的诱惑的时候,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心爱的人宽衣解带。最不完美的,或许是自己某一次喝醉,醒来的时候已经糊涂的**.......

    在昨晚以前,油菜仍对自己的第一次充满了憧憬与期待,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的第一次最终却是献给了一根手指。

    曾经,油菜自信的以为,她是这个世界上少数高智商人群中的一员,可是现在,直到此刻她才终于知道,她是大部份傻瓜中尤其傻的一个,在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应该知道,这个男人狡猾狠毒到强大得她不能打败的地步,可是她还做着这样那样的幻想与企图,结果却弄得自取其辱,痛不欲生!

    她很精明吗?是的,麻由家族中任何人都这样认为,可是她现在才知道,她傻得太可以了!

    身下的痛楚,在她离开浴缸的时候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可是心里的伤口,却正在一点一点的扩大,滴血,痛楚也从内心一点一点的往全身蔓延,使她泪如泉涌。

    她恨陈凌,恨得铭心刻骨,撕裂心肺。

    别人都说,有多少爱,就有多少恨,但她这种恨,却没有爱参杂其中!

    油菜从不敢相信,这个世上会有一个男人,竟然会这么残忍与冷酷的对待她,会选择这种无情到极致的方式来羞辱她。

    她的自信,她的勇敢,她的坚强,她的伪装......在那一根手指刺进她身体的瞬间,坚实的防线,犹如轰然倒塌的巨墙,“哗啦”一声,荡然无存,使她有种一丝不挂的被无数人围观的感觉。

    陈凌,那个该死的男人,把她的面具,她的衣服,她的尊严全都撕开了,然后施施然的离去,甚至连头也不回一下!

    这个夜晚,对节目丰富的陈凌来说何其短暂,但对痛苦交织的油菜而言,却是漫长无边。

    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油菜的心里一直挣扎着,矛盾着。

    她想了很多,她想离去,再也不要看到这个男人,因为她害怕,她慌恐,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无坚不摧,自信满满可以把任何人践踏于脚下的麻由菜子了。

    她想过,天一亮就去买一张飞往日本的机票,离开这个地方,永远也不要回来。可是,她不能这样做,因为舅舅的生死未定,更因为这样做是一种懦夫的行为!

    母亲说过,麻由家族很大,什么人都出过,但从来没有出过懦夫。

    母亲说过,人生的失败有很多种,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母亲还说过......

    母亲的谆谆教诲字字句句仍在耳边,油菜没有忘记,也不敢忘记!

    天渐渐的亮了,这座寂静了一夜的城市也热闹了起来,手机响过了三遍,都是舅舅打来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