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白费心机
    ?陈凌是个人来疯,人越多,他不但没害怕,反而越兴奋,眼见一把锋利的刀子刺来,他用烟灰缸一格,另一手已经抄住了这位的头发,庞大的臂力把这人整个给提得脚尖离地,顺手一甩,就砸到了那个摆放着各种古董与收藏口的木架上。

    “轰隆”一声响,那个木架倒了下去,红木做的,结实耐摔,架子竟然没散,可是上面的古董花瓶瓷器一类的却已经摔得四分五裂。

    “哇呀呀~~”呆愣着的麻由本一终于回过神来,呼喝不停的冲那胖子鬼叫了起来。

    胖子也不相让,嘴里叽哩咕噜的连吐鸟语,两人吵成了一团。

    那边吵得热闹,陈凌这边也打得欢喜,对付这帮异类,他可不像平时那么仁慈的束手束脚处处留情!

    他一个烟灰缸挥舞起来,虎虎生风,密不透风,进来的十来个西装男手上的都是短刀匕首,全都锋利至之极,可是偏偏就近不了陈凌的身!

    陈凌手中的烟灰缸,那可是不出则已,一出必定溅起一片血水,仅仅是几分钟,地上就已经躺着不少脑袋被他拍开了花的西装男。

    麻由本一的那一班亲属侧站得远远的,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斯文男拿着烟灰缸犹如魔鬼般凶残的见一个拍一个,拍一个倒下一个,恍惚间,他这手里的烟灰缸就变成了八股流星锤。

    眼见同伴一个个的倒下,剩下的开始露怯了,投鼠忌器的不敢上前,他们可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么厉害的烟灰缸呢!

    他们不敢上前,陈凌可就当仁不让了,手中的烟灰缸在空中划起一道华丽的弧形,这就要冲过去一通乱拍。

    “砰!”一声惊天枪响,天花板上开了个洞,落地海景的窗户也被震碎了,“哗哗”的海风刮了进来,这回想不通风都很难了。

    “八嘎!”麻由本一一手扬着枪,怒瞪着那个胖子。

    胖子一见他动了真家伙,神情愣了一下,随即识趣的闭上了嘴,他那班手下自然是见坡下驴的赶紧来到他的身后,不是为了保护他,而是为了逃避烟灰缸的追杀。

    麻由本一指着胖子,语气又急又疾又厉的呼喝起来,足足说了有几分钟,那个胖子终于举起双手作投降状,不过看向陈凌的眼神,却还是带有无法隐藏的怨毒之色。

    他们说的什么,陈凌一句也听不懂,也懒得去猜他们到底在争论什么,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非要分出个你死我活的话,他坚信自己必定是那个活下来的。

    好一阵之后,麻由本一和那胖子仿佛达成了某种共识,胖子挥了挥手,那班还站着的手下赶紧把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正呻吟不绝的同伴给抬了出去,麻由本一也正在向油菜说着什么。

    办公室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下来,虽然空气中还有未散尽的血腥味,但陈凌知道,这架恐怕是打不成了。

    “陈凌君!”一声娇柔的呼唤在耳边响起,陈凌抬起头,发现听完麻由本一嘱咐的油菜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