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太欠揍了
    ?这种话,说了,还不如不说的好!

    油菜迷茫又空洞的眼神看了陈凌一眼,说不清是愤恨还是羞耻,又或是别的什么。

    “女人的问题女人办,清理善后这种事情爷是不做的,你自己看着整吧,爷走了!”陈凌说完这就转身,此时不走,难道还留下来开饭不成。

    油菜愣愣的看着陈凌,一直到他走到门边,但手就要去拉门的时候,这才恍然回过神来。

    “你,去哪?”油菜见他真的要走,心里焦急,赶紧的站起来,可是麻木疲软的双腿一碰到地面立即就像触电似的,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怎么挣扎努力一时半会也站不起来,急得眼眶又湿了!

    陈凌回头,发现她摔在地上,赶紧的倒转回来把她扶起,嘴里还埋怨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油菜幽怨又愤恨的看他一眼,这能怪她不小心嘛,若不是他把她的双腿一直架在肩上,又生戳硬撞的颠狂了她将近一个小时,她至于这样吗?

    “你要去哪?”油菜的声音生涩嘶哑,紊乱的秀发披散在脸上,即憔悴又可怜,仿佛被人強姦了似的......呃,她确实是被強奸了呢!

    “我要回家了啊!”陈凌想当然的回答。

    听了这话,油菜一直强忍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没想到自己接二连三的被他****蹂躏,换来身心俱伤,结果却仍是得不偿失,陈凌对她舅舅的病,始终是出人不出力啊!

    “哭什么啊,我最烦你们这些个女人了,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再不然就抹脖子上吊什么的,病都已经治了,一会儿把针拔出来就是了,跟本就没我什么事了,我不回去准备药方,难道还留下来开饭吗?真是的!!”陈凌作出不耐烦的语气,抬眼看看,发现刚在压在油菜臀下的那条内裤静静的躺在大班椅上,上面沾染着鲜红的血迹,犹如一朵盛开的梅花,何其妖艳。

    陈凌的眼睛亮了亮,顺手抄进了口袋里。

    他的举动不摭不掩,油菜自然瞧得一清二楚!

    他要这个干嘛?因为有纪念意义?想要珍藏?想到这点,在这一刻,油菜竟然也不是特别恨陈凌了!

    然而,她哪里知道,陈凌压根就没有收藏的心思,只不过电视看多了,常常听新闻报道说带着精斑的内裤就是強姦案最有力的证据,他可不想留下什么把柄在油菜这个阴险的女人手里。

    她阴险?呵呵,自己又高尚到哪去呢?陈凌自嘲的一笑,这就准备离开,“小妞,爷走了啊,对了,以后别陈凌君陈凌君的了,爷听着不爽,你叫我爷吧!”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