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白姨
    ?进门的是一个女人,这话有点废,因为没有男人穿高跟鞋的,当然,人妖算例外。

    女人长得很美,不是一般的美,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精致的五官透着冰冷与高傲,肌肤白得犹如凝脂,不过这会她却有点狼狈,雨太大的缘故,她被淋得像只落汤鸡一般!

    她穿的是职业套装,虽然下身穿的不是裙子,而是长裤,但因为已经湿透的关系,紧紧的粘贴在身上,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

    尤其是胸前那对车头灯,虽然有灯罩罩着,可是突显的两点还是若隐若现,扎得古大官人都有点闭不上眼睛了。

    女人把盘起的头发解了开来,随即一头披散的长发就自然的披散下来,有点紊乱,湿湿的发迹间带着雨珠,却更显妩媚。

    她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让陈凌有点惊讶的是,这女人竟然没穿袜子,青葱玉白的脚趾头缩在拖鞋里,显得份外灵动。

    随后,女人拉上了窗帘,然后就那么大大方方旁若无人的换起衣服来。

    不过这也难怪,本来这是她一个人独居的地方,又怎么会有想到房内有人呢?加上古大官人的身手原本就很高明,再后来被蜂后一等的教官规范又系统的训练过,想要藏在暗处偷窥不被发觉,那不是比鼻涕流到嘴角,用舌头一舔那么容易么!

    说真的,今天,陈凌真的很有眼福,因为他亲眼目睹着一个姿色优美的女人换衣服。

    当这女人脱去了外套,伸手到背后解开纹胸的时候,陈凌终于看到了那对车头灯的庐山真面目。

    眩目,刺眼,比碳纤维黄金版布加迪威龙的车灯更甚!

    好一对,完美无暇,玲珑剔透,白皙嫩滑,诱人犯罪的车头灯啊!陈凌不禁在心里大赞。

    终于,当女人捏着内裤边缘的把它脱到膝弯下的时候,陈凌看到了她的重要部位。

    那一瞬间,陈凌确实呆住了,眼睛瞪得老大,这女人……竟然是一只白虎!

    白虎,对古人而言何其凶猛,那可是克夫之兆啊!当然,命硬的人制得住,却是逆其道而长命富贵百子千孙,但万一要是扛不住,那就阿弥陀佛等都着含家铲了。

    陈凌看着这个女人,说不动心,那绝对是欺天灭地违背良心的,什么叫美人,美人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眼前的这个女人,明显就占据了所有的一切一切!

    这样的女人,只能属于一个人,那就是我!古大官人非常霸道的想!

    有了这种想法,自然也有了打虎的决心。

    所以,他也不再隐藏,大大咧咧的从暗中走了出来。

    眼前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男的,女人可真的被吓了好大一跳,顾不得摭掩身体,立即就伸手去掏藏在桌下的枪。

    一摸,却很意外的摸了个空,不免就呆愣了一下。

    这个时候,陈凌却已经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盯着女人,一副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悠然自得,边欣赏面前那撩人*的曲线图,边道:“白姨,别来无漾啊!”

    “是你!”白姨这才看清楚来人,这不正是义合帮的姑爷,害得龙泰变成残废的真凶吗?顿时,她就恨得咬牙切齿怒瞪着他!完全把自己裸着身子的事给忘了。

    “别瞪了!”陈凌伸手抓过身旁的一件大毛巾扔向她道,“你不觉得冷,我都觉得热了。”白姨虽然不介意这样和陈凌交谈,但陈凌却介意,照这般交谈下去,只怕谈着谈着,就*烧心,让他的色心尽数爆发了,脑子想的是把她给推倒在床上了,只怕生米都煮熟了,哪还会谈些什么结果出来。

    白姨一把接过毛巾,当着陈凌的面,紧紧的裹着自己的身体,却一点也不感激他,只是警惕的看着他,一边向另一把枪藏匿的位置靠近,一边冷声道:“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想怎么样?”

    面对这一边串的问题,陈凌不知从何答起,不过看到她的手在冰箱后面摸了个空时脸上现出的错愕神情,不免失笑道:“别费心机了,你的枪我通通都收走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