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去而复返
    ?为什么心软?

    陈凌和白姨一样,都搞不懂这个深奥的问题。

    也许,白姨的身体确碰到了陈凌下面的敏感神经!

    也许,陈凌的话语确碰到了白姨深处脆弱的心弦!

    也许,这样的烟雨夜晚,更适合谈情,而不该流血吧!

    陈凌开着车从关外回关内,听着雨点稀稀沥沥的敲打车身,看着眼前的雨刮不停的拨弄着雨水,心情也感觉很沉重,但他很清楚,这种心情不是因为天气,而是因为白姨。

    白姨的身世,他听光头说过,出生在那样的家庭,那样的环境,还有那样的身世经历,不管心态变得如何扭曲,都算是情有可愿的。

    陈凌没有杀白姨,除了因为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态在作祟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同情,因为在白姨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

    在某种角度上而言,陈凌和白姨的经历,存在着惊人的相似,同样的遭遇坎坷,同样的孤苦伶仃,只不过白姨的命要比陈凌的苦一些,白姨深陷绝望的时候遇到的是人渣一样的龙泰,而陈凌遇到的则是待他如亲人一般的师父。

    人生十字路口,一件事,一个人,一个看起来无关轻重的选择,都能使方向出现偏差,人生也会因此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驶去。有时候命运并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而是看自己如何去决择。

    陈凌在想,如果自己当初,没有把自己手里唯一的半个隔夜硬馒头寒进饿得已经奄奄一息如叫花子一般的师父嘴里,现在,他是不是已经安静的躺在了大辽的某个乱葬岗里了呢?

    想到这些,陈凌又不失笑,一般情况下,他做人是不会多愁善感的,可是一旦多愁善感起来却像人那样的!

    很多时候,陈凌都是理智的,可是一旦犯浑,却又经常会做出糊里糊涂,让他自己都感觉哭笑不得,异常蛋疼的事情。

    就像是今晚,他之所以出关来找白姨,那是想干掉她的,让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可是见过之后,她的绝色与冷静,却让他脑海里“干掉她”这个念头突然被浓缩了,中间少了一个字。

    色令智昏,此话果然不假,放过了白姨,全盘计划就被打乱了,而且还有打草惊蛇的可能。

    可是,陈凌虽然犯了浑,却一点后悔的意思都没有,因为他第一眼看到白姨的时候,内心就无法自控的狂跳了几下,再多看几眼,那时候她已经脱光了,他的心就跳得更厉害了。

    知道她的过往,知道她所受过的委屈,却让他想对她好,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受,可是前提必须是她得接受,而想让她接受,那就必须得征服她。

    想到这点,陈凌感觉这黑鸦鸦雨夜一下子晴朗广阔了很多,嘴角挂上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心里终于有了计较……

    -----------------------

    恨得痛了,痛得哭了,哭得累了,累了只好睡觉!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