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恨不起来的人
    ?怪事年年有,今年这桩算得上特别怪,白姨努力的想让自己恨陈凌,可是她真的恨不起来。

    有人说,从生活小节里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行,看着陈凌做的这份早餐,她感觉陈凌昨儿晚上对她说的话,也不完全是假话。

    他,真的有可能是在苦难中成长出来的!

    早餐,没有大奢大华,反而是用冰箱里的剩饭剩做的。这个,应该不是材料所限制,因为她的冰箱里各种食材应有尽有,要做一顿丰盛豪华大餐并不困难,但困难的是用剩饭剩菜做出一份美味的早餐!

    节检,朴实,很普通的几样东西,但搭配得很有条理,用色香味俱全来形容并不为过。

    剩饭被分成两半,一半用来做炒饭,一半用来熬粥,黄金炒饭,粒粒分明,粒粒金黄,软硬适中,外香里嫩,口感十足。

    粥是用小火熬的,米和水已合二而一,不能再分离,不稀,也不浓,香糯滑软,清淡适中。

    粥的旁边放着一小碟酸菜,炒饭的旁边则放着牛奶。这,算是一种很完美的营养搭配吧,早餐仍带着余温,所以吃起来口感不但不差,对白姨来说,甚至是美味,因为这是别人为她做的第一顿饭。

    这会儿,白姨多少有些佩服陈凌了,因为简简单单的一份早餐,让她吃出了温暧,吃出了爱心,吃出了家的感觉。

    这种男人,知情识趣,在外面可以呼风唤雨,在内可持家待小,正可谓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入得睡房……想起这个睡房,她的脸又不免感觉有点热。

    晕死,我在想什么?做什么白日梦呢?

    陈凌是个混蛋,下流,无耻,卑鄙,猬琐的混蛋!

    白姨甩了甩头,努力的把陈凌体贴入微温柔可亲的一面从自己的脑海里赶走,把未吃完的早餐一股脑的扫进了垃圾桶里,她的头脑才渐渐冷静下来,心也跟着冷了下来。

    这个姓陈的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形踪,怎么知道自己见过龙泰,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和迴龙社勾结在一起正伺谋进攻义合帮的呢?

    白姨承认,陈凌确实是个能人,可是再能也不可能掐指算到这一切吧,肯定是有人告诉他这一切的!

    可是,这个人是谁呢?

    龙泰是绝对没有嫌疑的!

    洪升和老一也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难道是光头?

    那也没有可能,自己自从伤好从光头那离开后就一直没联系过他,按理来说,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去向。

    难道是自己拉笼的这班人马中有奸细?

    这也不可能啊,他们个个都是自己千挑万选,跟自己经历了九死一生,对自己死心踏地忠心耿耿的啊!

    难道是自己被人跟踪了?

    可是自己一向都很小心的啊。出行什么的都瞻前顾后,绝不会有什么遗漏的。

    难道是迴龙社那边出了奸细?

    自己和老一见面与商谈的事情,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