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暴君的温柔
    ?战争,是可怕的!

    战争,也是不可避免的!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战争,有战争的地方,就会有伤亡,有战争的地方,同样也会有英雄。

    深城已经风云变色了,空气中弥漫着越来越浓的硝烟味。

    这是一场大战,一场斗智斗勇斗财斗势斗心机的恃久战!

    几乎所有人都因此而紧张,但有一人,却始终都显得那么没心没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睡的睡,该搞的还得搞,敢情像个没事人一样。

    是的,这人就是陈凌古大官人。

    在老一疲于奔命的应付着各种各样焦头烂耳的事情之时,陈凌却把更多的时间与精力都花在学习上与泡妞上,好像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正处在战斗状态,依然每天早早的去上学,晚晚的才归来,然后又三更半夜的溜出去,天蒙蒙亮才回来……

    陈凌真的不紧张吗?没有人知道,反正任谁看到他,都会觉得他和从前没什么两样,能吃能喝能搞,就是偶尔的时候,会看到他有那么一丝走神与发呆。

    何巧晴已经搬回家里面去住了,恢复了记忆的她,对陈凌的感情虽然没有什么改变,可是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任性妄为了!最起麻,她再也不敢指着何老头的鼻子骂娘了。

    范允费心费力的为她装修布置好的房子也白瞎了,不过这对陈凌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因为过不了多久苏曼儿就回来了,装修好了房子正好迎接她回来。

    制药厂房的建设也进入了最后的收尾阶段,施玉柔一天到晚都在忙着验收,除了晚上两人偶尔能碰一下头外,其他时候都见不了面,所以苏家大院恢复了从所未见的宁静,再也听不到从前满屋莺莺燕燕的欢声笑语了。

    这个周六,陈凌醒来,发现整栋大宅空空荡荡的就剩他一个人,心里不免感觉落寂与孤独。

    骤然间,陈凌才发觉,原来自己也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啊!

    起床下楼后,发现餐桌上有施玉柔为他准备好的早餐,还有一张告诉他,她已先行出门的纸条。

    一个人的饭桌,再丰盛的佳肴也会使人的胃口大打折扣,陈凌形同嚼蜡般草草的塞了两口,这就搬了张懒人椅到院中。

    寒冬腊月,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晒太阳补钙了。

    忙也好,走也罢,全都不在了,老子落得耳根清静!陈凌心里如此酸溜溜的安慰自己。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