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擦掉一切
    ?其实找到麻由本一与麻由本二对陈凌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甚到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他跟本就不用费力去找,因为麻由本一只要不死的话,肯定会回来找陈凌的,因为麻由本一的病还没好,他还有五次的治疗,还有好几千两的黄金没有给陈凌呢!

    麻由本一只要出现的话,那麻由本二还会远吗?只要这两个家伙露面,还愁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吗?所以这会儿陈凌不但不着急,反而悠闲的稳坐钓鱼台,等着愿者上钩。

    冬日的太阳就像是懒睡的人儿,总是姗姗来迟,陈凌回到了家,太阳才若隐若现的露出半个头。

    停好车,进了屋,发现勤快的施玉柔竟然还没起来,不免有些疑惑,以往这个时候,她应该准备出门了啊。

    敲了敲施玉柔的房门,没听见有人答应,伸手拧了拧门把,门开了。

    施玉柔慵懒的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绵被,睡意正酣。

    对于被子,旋玉柔与陈凌是唯一有着共同爱好的人,他们都不喜欢那种轻盈得仿佛感觉不到重量的羽绒被,又或是蚕丝被,再或是羊毛被,这被那被的,他们只喜欢用绵花制成的那种厚重被子!

    这种被子厚实,笨重,正因为如此,已经不为现代人所喜,因为盖在身上总有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但陈凌与施玉柔就是喜欢,盖在身上感觉安全。

    陈凌走到床头,见施玉柔精美白皙的脸上透着两颊粉红,鬓云乱散于枕上,给人的感觉正如她醒着的时候一样,优雅感性,温婉柔美,仅仅是看着,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看着她脸颊上的绯红,陈凌有些担心,她不会是病了吧,于是就伸手在她的额上探了探,入手温凉嫩滑,并无发热迹象。

    只是他这一探,施玉柔却嚯然张开了眼睛,睡意惺忪的看着他。

    陈凌被吓了一跳,神情窘迫,结巴的解释,“柔姐姐,那个,天已经不早了,我在外面叫你又没应,我以为你生病了!”

    施玉柔看着陈凌慌张的样子,不免菀尔,“我没生病,只是昨天已经把该忙的事情都差不多忙完了,剩下的事情都不着急,所以就懒了一会床。”

    “哦,那就好,那你继续睡吧,我不吵你了!”陈凌说完就想退出房间。

    “我已经醒了,只是天太冷,不想那么早起来罢了,你是不是肚子饿了,我给你做早餐去吧!”施玉柔说着就欲掀被子起来。

    “不,我不饿!”陈凌摇头道。

    “那你陪我聊会儿天吧,我正好也有点事情和你说下!”施玉柔说着坐起来倚靠到床头上,身上穿着的是黑色紧身睡衣,显露出身上山峦起伏的曲线,冰肌玉骨的雪白肌肤与睡衣黑白相衬,诱人心动。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