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谁要谁的命
    ?陈凌果然是个有办法的人。

    白姨经得住他的生磨硬泡,也经不住他的死缠烂打!

    从客厅的沙发,再到地毯,然后再到卧室的大床,最后到浴室的浴缸,白姨被耐战到几管变态程度的陈凌给弄得彻底没有了反抗的力气与思想,软瘫瘫的躺在那里,陈凌说什么,她都必须答应,陈大官人这才饶过了她。

    “变态,死变态,你到底是一头牛,还是一个人啊?”白姨一丝不挂的趴在床上,山峦起伏的曲线无比玲珑,虽然有些许的凉意,但她一动也不想动了,全身酸软无力,就连想用脚把陈凌撩到床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从十二点吃过了午饭,到现在日暮低垂六点几,六个多小时,陈凌一直在她的身上折腾,是五回,还是六回,她都数不清楚了,她只知道,如果再来一回,那她可真的要死了。

    陈凌只是在一旁笑,顺手拉起被褥盖到她的身上,并不是只有男人才会受下马风的,女人,也是同样会着凉的。

    飙车的感觉虽然不错,但也是要保养的嘛!

    陈凌也赤条条的钻进了被窝里,把白姨揽到自己的怀里,这才轻抚着她仍带着潮后余红的脸道:“怎么?你刚才不是挺凶的吗?不是说要我的命么?这回怎么不嘴硬了呢?”

    “谁知道你是这么耐战的呀!我看那些一本道的男优已经够不错了,可是他们跟你一比……唉,跟本就没办法比啊,都不是一个武力值的嘛!”白姨幽怨的叹着气道,“反正你真的别来了,再来的话,你不死,我就死给你看了!”

    “那你刚才答应我的事情呢?”陈凌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脸颊慢慢的滑了下去,握住她胸前的一团柔软,肆意的抚弄着。

    “我答应了你什么事情?”白姨佯装茫然的样子。

    “嗯?”陈凌的手蓦地紧了紧,瞧着她道,“看来,收拾得你还不太够嘛!”

    “啊,不要,不要了,我记得呢,我记得呢!!”白姨的柔荑攀上了他的虎腰熊背,轻咬着他的肩头,“我都不知是前世欠了你的还是怎么的,在床上要给你做牛做马,就连下了床也没有人身自由,要替你鞍前马后,我只是**于你,又不是卖身给你!你不能这么欺负我的!”

    “我也没办法,关外这片地方,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到更为理想的人了!”陈凌松开了她,爱惜的轻抚她一身犹如绸缎般滑溜的肌肤。

    “可是我一个人,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干爹死了之后,他拉起的那班人马,我全都遣散了。现在我就孤家寡人一个,关外这片地域一点也不比关内小,我就算肯帮你,那我也得能使得动的人啊!”白姨幽幽的道。

    “这个你放心,人马不是问题,钱也不是问题,我通通都会给你的!你只要放心大胆的给我干就是!”陈凌应道。

    “我给你干得还不够吗?”白姨嗔怪的道。

    “那当然不够,现在只是开始,后面还有溜溜长的一辈子呢!”陈凌笑道。

    “我的命可不是一般的苦呢!”白姨皱着眉道。

    “上了我这条贼船,想下去,可真不是这么容易的呢!”陈凌说着抱着她一翻身,就把她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