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最理想的结果
    ?买了车之后,她的手头真的已是十分据紧,没想到新车才刚上路,没走几公里呢,又出了这档子事,可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这个二百五的学生竟然想也不想,甚至连价都没还就道:“五万块是吧?没问题!”

    严新月一听陈凌竟然答应了他们给五万,当即就急了,她哪来的五万块钱啊!她现在全副身家五百块都还差几块呢!

    “陈凌,陈凌!”严新月急忙的拽陈凌的衣角。

    陈凌回过头来,却冲她温和的笑道:“老师,别担心,没事的,我能应付。”

    严新月有点哭笑不得,我知道你有钱,可是有钱也不能这样糟践的啊,再说了,我也不想欠你的啊!

    原来的时候,她真的很期待有人能出来伸张正义,可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漠,目睹这一经过的人不少,全都还在现场,可是谁也不肯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愿意帮她的吧,却是抱干柴救烈火,越帮越忙。

    胡须男的一个小弟一听陈凌愿意给钱,这就眉开眼笑的道:“你愿意给,那就最好了!”

    “哼,算你识相!否则这事就没完没了了!”

    “我兄弟的一条腿都被你们撞断了,只要你五万块,便宜你了!”

    “……”

    乱七八糟的声音响成一团,胡须男的小弟们个个脸上都有掩不住的喜色!

    胡须男的眉头却皱得很紧,他原以为,自己的小弟开价之后,这年轻人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那么一场纷争是免不了的了,闹到最后,恐怕还是要见官。

    见官就见官,他也不怕,因为自己这个小弟的腿确确实实是断了。弄得最后,还得像上次一样,这些人还得老老实实的掏医药费,治疗费,误工费,这费那费,虽然可能搞不了五万块,这是这耽误的功夫,却是可以折腾死人!

    不过,旦凡做贼,心虚总是难免,再说胡须男领着这几人出来做这个事也不是一回两回,各地的派出所,保险公司什么的也都有备案,真要被人认出来了,那也是非常麻烦的,如果价钱合适,又能私了,那自然是私了的好。

    既然私了是最好的结果,那么胡须男为何又愁眉深锁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陈凌给他的感觉!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温温文文,儒雅大方,可实际上一点也不不简单,别的不用说,就冲他刚才那一握,还有锐利深沉眼神,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主,尤其是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又看到他现在脸上这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胡须男心虚得几近心惊。

    然而,名利危中来,富贵险中求,红红粉粉的大钞票五万块,也够哥几个逍遥好些时日了,想到这一点,胡须男咬咬牙,拼了!

    他立即出言喝停了几个小弟,对陈凌道:“那就别废话了,赶紧掏钱吧!”

    “我倒是想掏来着,可是谁会随时攥着五万块现金上街啊!”陈凌说着作势往外套内袋里伸,征询的问胡须男,“要不,我给你开张支票?”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