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悲哀了
    ?人生的悲哀有很多种,例如眼看到了嘴边的肥肉,能看能摸就是不能吃,这就算是一种。

    房间里,将老虎一直恶狠狠的瞪着严新月,仿佛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了整个吞进肚子里,可是想到自己刚才摸到的那个东西,他又不敢犯险。

    严新月心惊胆颤的警惕地盯着他,以防他兽性大发的突然扑上来。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望一阵,百无聊赖的将老虎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調戏起严新月来。

    “喂,臭娘们,给爷说个笑话,让爷乐呵乐呵!”将老虎瞪着严新月道。

    严新月恨恨的瞪将老虎一眼,闭嘴不屑搭理。

    “臭娘们,不识抬举是不是,是不是想爷来场血腥大战?”将老虎突地站起来道。

    “别,别,我说!我说!”严新月在他的淫威下,立即识趣的妥协,想了想就道:“话说某君再婚,新婚之夜,灯下看新娘,粉迹深处,皱纹如织。

    新郎不禁怅然问道:娘子芳龄几何。

    新娘:四十有二。

    新郎怀疑:恐怕不止吧。

    新娘:眼力不错,四十有五了。

    新郎叹气:你我既然结为夫妻,何必撒谎!

    新娘:实不相瞒,实足年龄五十四。

    新郎娶了个五十几的老婆娘,自然不高兴,这床也不想上了,于是就想开溜,道:我先去厨房把盐罐盖上,免得老鼠偷吃。

    新娘笑了:傻瓜,我活了六十八年,还没有听说过老鼠偷吃盐的呢!”

    严新月说完了,将老虎却没有笑,反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般般入画百般难描的严新月唉声叹气的问:“娘子,我倒是想洞房来着,可是你不方便啊!”

    严新月气得直咬牙,却又是敢恨不敢言,只好转头不语。

    “娘子,今年你芳龄几何啊?”将老虎伸手探到她的下巴,捏把她的脸转过来。

    “四十五了!”严新月冷哼道。

    “恐怕没有吧!”将老虎嬉皮笑脸的道,一只手欲探她的胸。

    “三十六!”严新月吓得一闪,慌声的叫道。

    “你我既然坐在同一张床上,何必撒谎呢!”将老虎道。

    严新月气苦,赶紧的缩到墙角,死死的抱着自己道:“二十七,是真的,二十七!”

    “麻辣隔壁的,二十几嫁了个五十几的老头,你tm也不嫌寒碜,他那玩意还能用吗?”将老虎愤怒的质目。

    严新月冷眼相对,就算不能用,也不便宜你这个禽兽。

    停了一下,将老虎又颇为感触的道:“是啊,如今社会,笑贫不笑娼,嫁个有钱的老头,吃香的喝辣的,总好过嫁个猛男吃苦受罪的强。万一这老鬼哪天突然虾米豆腐了,那遗产不全落到你头上了吗?高,比我们这种出来骗出来抢的高多了!”

    严新月委屈得不行,却不屑争辩,她之所以嫁给彭大海,哪里是贪图荣华富贵,纯粹是为了报恩罢了。

    “行了,我就算说中了你的心事,你也别拿着一张臭脸瞪着我,你刚才说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给我说一个带味儿的,否则老子就让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味!”将老虎异常猬琐的捂摸着自己裆部道。

    严新月又羞又怒,但她很清楚,这个时候,除了拖延时间,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想了想,就硬挤出一个带味儿的道:“深城如今的交通拥堵,公共汽车更是人满为患,有一天,两个经常挤公车的少妇就在一起抱怨了起来,一个说:“哎呀,我真是倒霉啊,天天挤公车,在车上我都不挤得流产了!”另一个则说:“你那算什么倒霉,我才是真正倒霉呢,在车上我都被挤得怀孕了。”

    “哈哈~~~~~”将老虎拍着手掌,仰天大笑,少倾又道:“再说一个,挤公车的!”

    严新月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又说一个:“一公车上,老头旁边坐者一个女的,女的睡着了。下车的时候女的给老头一耳光,售票员不解问其原因。老头说,我上车的时候看见这个女的睡着了,裤子拉链不知道被谁拉开了,我就帮忙拉上了,后来这女的醒了,我害怕她误会,我又给拉开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