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女老师的算计
    ?说完,他就忙不迭的挂断了电话,扭头看看还拿着打药酒的严新月,犹豫一下终于道:“老师,我真的不疼,不用擦打药酒了!”

    陈凌只是欲拒还迎的假意推辞,如果严新月还是像刚才一样雌威大发,喝令他一定要脱裤子的话,他也只好逆来顺受的脱下裤子,然后顺手推舟的把事给办了,然而当他说完这话后,严新月竟然真的扔了打药酒,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弄巧反成掘,陈凌心里可不是一般的后悔啊!

    不过这样也好,扒灰虽然刺激,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严新月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心潮仍旧起伏跌宕难以平静,端起桌上已经冷了的咖啡一口喝净,苦苦涩涩的味道布满整个嘴腔,这才稍稍平静与清醒起来,暗道一声好险,这小白脸实在是太诱人,差点就把持不住自己了呢!

    “老,老师,你没事吧?”陈凌见严新月的表情阴沉不定,不由就忐忑的问道。

    严新月定定的看一眼陈凌,摇摇头,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对面来。

    “这个学期很快就要结束了,而我所负责的课目也已经全部授完!”

    “呃!”陈凌愣愣的点头。

    显然,他并没领悟严新月要表达的意思。

    严新月有点生气,这家伙该聪明的时候怎么偏偏就聪明不起来呢,于是只好直白的道:“也就是说,从下个学期开始,我名义上虽然还是你的班主任,但不会再给你们上任何的课。”

    “啊?”陈凌先是一惊,然后是一喜,好了,终于解脱了呢!再也不用让这个娘们骑在头上呼呼喝喝指指点点了,农奴翻身得解放啊!

    “瞧你的样子,好像很高兴呢!”严新月沉着脸道。

    “没,没有!”陈凌赶紧的夹起尾巴,低眉顺眼的道。

    “哼,少来,你那点花花肠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是不是巴不得见不到我?”严新月冷哼一声道。

    “学生不敢,学生慌恐!”陈凌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美女老师这语气是不是太过幽怨一些呢!

    “下个学期,为了准备迎接学期结束后即将到来的医院实习,你们的课也几乎都是实践操作课,医院见习课,所以你们每个学生都可以自主的选择自己的导师。现在,我提前给你一份导师名单,你先作个选择!”严新月说着就把一本名册扔到陈凌面前。

    陈凌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登时骇得眼珠子都差点跳出来,因为花名册上就仅仅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眼前坐着的这个女人——严新月。

    “老师,这,这,这个……”陈凌指着上面的名字,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对上面的导师不满意吗?”严新月冷着脸喝问。

    “不是!”陈凌摇头。

    “那你是觉得这个导师不够称职?”严新月又问。

    “不是!”陈凌又摇头。

    “那你不喜欢上面的导师?”严新月连珠带发的问。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