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油菜的取舍
    ?人纵有尚天之志,无运不能自通,马纵有千里之行,无人不能自往。时也,命也,运也,非吾之能也!

    在监狱里,陈弘胤最常念到的就是就是这一段话,至于到底出自于哪本典故,他并不清楚,他唯一清楚的,那就是这段话几乎是他的人生写照。

    他的心比天高,命却比纸薄,原本他有很多很大的抱负。但有一句话说得好,一失足成千陈恨,进了牢里,十几年的苦刑,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四十岁了,人生也已经走过了一大半,那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在牢房中的小小窗户前,看着外面的繁花似景,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趴在透明玻璃前的苍蝇,前途是光明的,出路却是没有的。

    身陷囹圄,他和所有的犯人一样难受,痛苦。但充斥在他胸间的,不是忏悔,不是思过,而是仇恨。

    陈弘胤把自己落得今时今日这般田地的责任全都推到陈凌的身上,他时常都在想,如果不是因为陈凌,他不会这么惨,也不会受牢狱之苦。

    随着在牢里的时间呆得越长,他对陈凌的怨恨也愈加的深重,有朝一日,如果他能从这里出去,他一定要让陈凌体会到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如果说,对上陈凌,那是他的不幸。那么遇上郑凤娇,就算是他的幸运?答案也不见得肯定,总之想起这个女人的时候,陈弘胤心头的滋味是复杂的。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陈弘胤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仅仅也只能把重建天日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他还清楚的记得,几个月前,郑凤娇来找他的时候,曾对他说有办法把他从这里弄出去,也偷偷的在水果里面给他塞了十数颗的细小药丸。

    他就按照郑凤娇的交待,每隔那么几天,就服上两粒,吃了药之后,果然如郑凤娇所说,没多一会儿,就面青唇白,意识丧失,尿失禁,口吐白沫,全身强直的痉挛不停……

    经过数名医生综合会诊,一致的认定陈弘胤患了癫痫。

    这种严重性的疾病,是绝对不适合坐牢的,所以他申请了保外就医,而这个时候郑凤娇也开始了张罗关系活动起来。

    两人里应外合,瞒天过海,几近完美的打了一次配合。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