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要拱白菜
    ?心病仍须心药医,解铃还是系铃人。

    楚欣染原本觉得陈凌说的这话是狗屁,她认为自己也就患了个普通的伤风感冒罢了,何来的心病呢?可是当她服下了陈凌开的药,症状消失了,身子也有力气了,能吃能喝能睡之后,整个人却还是有精无神的郁郁寡欢,仿佛心里头被一块大石给压着似的。

    心里就不免有疑,难道真的像那个狗屁蒙陈大夫说的,非得再见金元成一面,开诚布公的谈一次,自己才能彻底好起来?

    在犹豫了良久之后,楚欣染终于拿起了已经关了很多天的手机,给金元成打了一个电话。

    在楚欣染看来,陈凌真不是个什么好人,就算医术好,也是个流氓大夫,说的话总是尖酸刻薄没有一句话中听,可是细想一层,他也没有哪一回是说错过。

    忠言逆耳,自己就信他一回又如何。所以她约了金元成晚上八点在街心花园的一间咖啡店见面。

    金元成在接到楚欣染电话的时候自然是喜不自胜,但他也清醒的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他和她属于男女关系的最后一面了,因为据他对楚欣染的了解,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说浅白一点,那就是极爱面子。在自己当庭百众的做出了那种丑事之后,以她的个性,是绝不会再和自己在一起的。

    当然,有一种情况可能是例外的,那就是像他和彭婉娴一样,把生米煮成熟饭,甚至是煮烂,煮得跟本就分不开水和米的时候,那就由不得她了。

    见过了老一,又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复龙会的二当家,还平白无故的多了两个黑社会手下,金元成已经明白,自己不娶彭婉娴,恐怕是真的不行了。

    娶就娶吧,反正娶谁不是娶呢!金元成也认了。

    每个异想天开的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梦,梦想自己其实是某个大富豪的私生子。然后在穷困潦倒又或是平平淡淡浑浑噩噩的某一天,突然见到一个人,或是接到一封电话,声称自己的亲生父亲身患绝症,马上就要与世长辞。

    接着,除了替父亲准备身后事之外,那只剩最后一件事了,那就是从律师的手里接过遗嘱,签字画押去继承天文数字的财产。

    金元成也曾做过这样的梦,不过梦境从未实现,现在,娶彭婉娴,和她共享大批的财产,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了,尽管这个过程如此的不同,可是结果却是一样的。

    那就是他金元成,即将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他会变得很有钱,非常非常的有钱,开名车,住豪宅,身前身后还有大批的保镖和佣人随从伺候。

    未来的美好生活,使得金元成在过去二十余年来承受的种种痛苦,一下子全被抵销了。

    遗憾,肯定是有的,那就是自己的新娘,尽管在床上柔媚动人,热情如火,花点狠劲的打一打扮,带出去也不算丢人,但就算怎么的掩饰,也无法改变她是个丧夫的寡妇,是个二手货,是个三十五岁的女人,足足比他大十二岁的事实。

    不过这种遗憾,和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比起来,那是很微不足道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