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手记
    ?楚欣染虽然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可是没见过猪走路,难道还没吃过猪肉不成。

    呆愣良久,她才勉强撑起头来,低眼往身下一看,这一眼,差点没让她当场晕死过去,因为那不是好像,而是陈凌真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这个,陈凌真的是不想的,可是两人赤身**的纠缠,楚欣染的酮体是如此的温婉嫩滑,他又是那么的血气方刚,想没有反应都很难啊,偏偏摔下来的时候姿势还摆得那么好,可真是有那么不凑巧就有那么不凑巧啊!

    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真个就插进去了。

    好一阵,楚欣染终于反应过来,这就拼命的剧烈挣扎起来,然而陈凌的身体虽然不算笨重,可是相对娇柔无力的她而言就仿佛是一座巨山,任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那也是枉然,而且她越是挣扎,身下就越是疼痛,两人的身体也结合的愈发的紧密。

    “你别动,你别动,你听我解释行不行!”陈凌急急的叫道,可是他知道,就算她不动,这个时候也是为时已晚了。

    “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楚欣染嬌喘吁吁的怒瞪着她。

    一张俏脸变得绯红一片,但羞臊的成分却极少,更多的还是因为愤怒与痛恨。

    脸上的五官紧紧的纠在一起,但这却是纯纯因为撕裂般的疼痛。

    陈凌万万没想到,自己百般隐忍,厉尽坚辛,千难万难的熬了一夜,这种他原本并不愿发生的事情,最后竟然是误打误撞的发生了。

    他的脸上不免浮起了苦笑,极为无辜又无奈的道:“楚欣染,这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看着楚欣染泪流满面,茫然又绝望的表情,他只好再深入的解释道:“直到刚才那一刻为止,你都还是完壁之身,我也还是清白的,如果你能够冷静点,听我解释的话,事情,绝不会是这样不可逆的!”

    “你说什么?”楚欣染难以置信的问。

    “你有没有被人侵犯,难道你自己感觉不到的吗?”陈凌叹着气问。

    经他这么一提醒,楚欣染这才细细的回想起来。

    刚才发生的一幕,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好一会,这才恍然醒悟,陈凌说得没错,在掉落到地上之前,她确实还是个原原装装的处女,如果是饱受摧残,她的身下绝不会没有一点感觉的,她听寝室里的女生说过,女孩的第一次,都是异常的疼痛,而且还会流血,这种疼痛会持续两三天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