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下乡自愿者
    ?陈凌对楚欣染,虽然没有像彭靓佩那样深厚的感情,但是个爷们,总要有所担当。

    谁让天意弄人,偏偏那么不凑巧的把他和楚欣染结合在一起呢!

    所以接下来的三天,陈凌就像是个男保姆一样,尽心尽力的服侍着楚欣染。

    尽管楚欣染一直都对他不冷不热,但陈凌想得很开,别的人为了那一层膜或是那几分钟的快感,付出了几年甚至是一辈子的代价,自己只不过是照顾她几天罢了,这笔账怎么算怎么还是划算的,反之,对楚欣染而言,她是真的亏大发了。

    三天的朝夕相对,耳鬓厮磨,亲密相处,对别人来说,很容易就发展成一对狗男女的,但是陈凌与楚欣染的关系,却并没有太大的帮助与进展,除了第一天喂粥时那一点的小暧昧之外,别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这三天来,两人之间甚至是话都没多说几句。

    到了第四天的头上,楚欣染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可说是完全好了,那也只是表面看起来气色好多了,心灵上的伤口,就像是她那层被戳开的膜一样,永远不能痊愈了。

    有些事情,是很容易成为习惯的,被人细心的呵护照顾也是一样,尽管楚欣染一再的强调自己不在乎陈凌的假仁假义,可是在这一天,陈凌在该出现的时候没有准时出现的时候,她的心里却不免写满了失落与惆怅。

    不来就不来,有什么了不起的!楚欣染如此恨恨的想,但每一次走廊外传来些微的动静时,她却总是以为陈凌来了。

    左等右等,直到下午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动静,楚欣染的心中无法自控的一喜,赶紧的躺到床上装死。

    然而,当她发现从外面进来的人是自己出差而归的父亲楚汉中的时候,不免就有些意兴阑珊了。

    这整个一天,陈凌仿似收到了楚汉中归来的风声,不知是心虚,还是觉得没必要了,反正就是鬼影也不见。

    这个家伙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楚欣染觉得很烦,话都不会说几句,一天到晚像个闷声虫似的,偏偏还要强迫自己做这做那,吃这吃那,心里对他的大男人主义反感得不能再反感,可是当他消失了,她又愈发的怀念和她在一起的那一幕幕。

    最起麻,那个时候,她的心里是不孤单的,在入睡前又或是醒来的时候,心里又是有着或多或少患得患失的期待。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