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 没本事靠边
    ?自杀的方法有很多种,吞金食银就是其中一种,可是这铜锁才四岁半,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确认铜锁是真的把锁头吞了之后,他的父母可急坏了,尤其是他的老娘……没用错词,确实是有点老,看起来都近五十岁了,只见她抱着铜锁就坐在地上哇哇的哭嚎来,“哎呀喂~~~~我命苦的儿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哟,老天爷啊,你不长眼啊~~~”

    铜锁的老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爷们,也急得在一旁长吁短叹,哀声不绝。

    老蚌生珠?陈凌与楚欣染等人看得眼睛都有点大,尤其是严新月,脸上的神情更为复杂,人家都这把年纪了都能生子,自己才三十不到……嗯,应该再努力努力。

    发生这样的事情,村民们除了干着急外,也没有别的办法,能怨什么,怨只能怨铜锁老豆老木命不好呗!

    铜锁他爹叫王大柱,但这根大柱却不是那么好驶,主要是没有什么准头,想射凤,偏偏中的全是凰,在铜锁之前,他已经生了三个女娃,成了村里有名的超生专业户。为了铜锁,他家的房子都快被计生办的人给扒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大柱,农村就是如此封建,家里没有男慕容,说话不敢大声,走路不敢直腰,连大门都只敢开一半。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王大柱是个自尊自强自信的人,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努力,五条数的年纪了,还日夜不停的鼓捣。

    有人曾劝他,都这把年纪了,就别鼓捣了,招个上门女婿吧!王大柱却偏偏不信那个邪,结果,有志者事真的成了,五十二岁当头,他终于有了一个儿子,名越贱越好养,于是就给取名铜锁,其实……是因为金锁银锁都已经被占用了。

    话扯得有点远了,回到现场,铜锁的老母还在哭得死去活来的,可是这样哭也不是办法啊,要是哭真的能把锁头给哭出来的话,那谁也不劝她了,往死里哭吧!

    可问题是,这跟本就不可能的嘛,于是宝根村长就出来了,“铜锁他娘,你快别哭了,大伙儿想想办法,该怎么救铜锁吧!”

    还有什么办法好想,自然是上县医院啊!

    这个办法,谁都能想道,可问题是,医院门口朝南开,有病没钱别进来。

    对于枫树坝山褰的贫苦村民来说,钱可以解决的问题,都是问题,像是今晚这顿欢迎盛宴,那几乎已是村里大多数人家一家老小三个月的口粮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某事发生的时候,有人愁,就有人喜。

    那两个攻读临床医学的张超强和宁庆中就少数之中唯一欢喜的两个,病号出现了,那就意味着他们的表演时间到了。

    张超强也没等严新月吩咐,这就腾地站起来,走上前去,可是铜锁老母死死的抱着孩子,弄得他无从下手,不由就喝道:“哭什么哭,赶紧起来,让我看看!”

    让你看?你啥新鲜豆腐皮啊?村民们看到一个嘴上无~毛的家伙对长辈这么呼呼喝喝的,心里就有点不悦了。

    严新月见众人的神色不对,铜锁的老母也不动弹,这就想站起来说话,谁知宝根村长又抢先了一步,“对啊,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们这里来了深城医学院的大医生啊!铜锁他娘,你快甭哭了,赶紧让人家给看看吧!”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