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算命兼职行医
    ?王建仁走了。

    金锁这才从陈凌的腿间钻了出来,在金锁娘不注意的时候,恨恨的瞪了陈凌一眼。

    陈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一双手也不免去揉被掐得发疼的双腿,这小辣椒下手可不是一般的狠呢!

    金锁娘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陈凌,让你见笑了!”

    让他见笑?让他占便宜了才是真!金锁在心里愤愤不忿的道。

    “婶娘,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陈凌佯装什么也不知道的问。

    “唉,这还不怪金锁他爹,什么不好,偏偏要和王建仁家订娃娃亲,还收了人家八十八块的订礼及半大边猪肉!”金锁娘唉声叹气的道。

    陈凌撇撇嘴,瞅了眼金锁,心道:原来你这么不值钱啊,一点猪肉和几十块钱就把你给买了。

    “陈凌,你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也许几十块和一点猪肉只是小意思,但是在当时,几十块钱可是大得不得了,差不多是一家老小一年的花费了,还有猪肉,当时谁家能吃上肉啊。”金锁娘道。

    陈凌明白了,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难怪刚才金锁娘面对着王建仁的时候什么都不敢说呢!

    “婶娘,既然他家有猪肉吃,那你就把金锁嫁过去呗!最起麻饿不着她啊!”陈凌开着玩笑道。

    金锁被气得咬牙切齿,仿佛恨不得冲上来咬他几口似的。

    “哎呀,陈凌,你不知道,王建仁可不是什么好鸟啊,这小子从小就是个坏种,五六岁那样子就知道偷看别人洗澡了!”金锁娘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使得陈凌脸上窘了下,感觉金锁娘像是在骂自己似的,随既又自我安慰道,三岁定八十,五六岁还没发育,啥也不懂就偷看别人洗澡,那肯定是个坏种,可自己现在却是二十有余了,生理需要,偷看别人却是情有可原的嘛!

    金锁娘一说王建仁,话就收不住了,“五六岁就不学好,现在长大了更是不得了了,也不出门做工,一天到晚游手好闲,靠着老父老母养着,正事什么不干,偷鸡摸狗,嫖,赌,饮,荡,吹,五毒俱全,还跟村里的田寡妇勾勾搭搭,不清不楚,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我不是把女儿推进火坑吗?恨就恨我那当家的,当初怎么那么糊途啊!”

    “妈,你说这个干嘛呀?”金锁扯了扯母亲的衣袖不无埋怨的道,当着外人,什么都说出来。

    经她提醒,金锁娘这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讪讪的笑道:“陈凌,让你见笑了,人上了年纪就爱唠叨,你当我什么没说就好了!”

    “没什么!”陈凌淡淡的回应道,反正他也没打算娶金锁,有什么见不见笑的,这种事情在大辽再常见不过了。

    “那你先忙着,我们走了!”金锁娘说完就扯着金锁离开了诊所。

    “好!”陈凌点头,原本还想交待金锁,服完三天的药后再回来检查一下,不过想想,她应该不肯了吧,所以就懒得说了。

    人都走光了,眼看也再没别的病人来。

    难得清闲了下来,陈凌站起来,走到老屋的大门外,金锁正在晒堂的竹杆上收衣服,但一边收,还一边东张西望。

    陈凌看着好笑,不由就张嘴大声道:“唉呀,建仁同志,你怎么又回来了!”

    “啊?”金锁当就吓得脸上白了下,待看清楚四周都没人后,才知道这家伙在戏弄自己,不由就恼怒的瞪他一眼,“作死啊你!”

    “嘿嘿!”陈凌无耻的笑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看起来确实挺阳光帅气的,最起麻比王建仁要好一些。

    “你还笑?”金锁老羞成怒,捡起地上的小石子朝他扔了过去。

    陈凌伸手一抓,金锁扔来的那颗鹅卵石就被他抓到手里。

    青山,绿水,老屋,村妞,这里确实不错,可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坐到大晒堂侧边上从前用来打谷子的大石头上,懒洋洋的伸着懒腰想。

    恰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辆高底盘的仿吉谱商务车远远的驶来,后来还跟跑着一群小孩,有人正把头勾出车窗外,把大把大把的糖往后面撒。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