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医者父母心
    ?在严新月的记忆中,陈凌一直是个斯文儒雅的男人,不愠不火,淡定自若,稳如泰山,从来不会像粗夫莽汉一般大喊大叫,这会儿突然听到他失声喊叫,心里不免惊讶。

    “陈凌,你冷静下,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医无全医,这马总有失蹄的时候,何况你还没出师呢,偶尔诊断错一回,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嘛!这一次,老师破个例,不怪责你。”严新月安慰着陈凌道。

    “不是的,老师,三叔公不可能是澜尾炎的,照他的脉像来看,他的病情复杂,绝不像现在所看到的那么简单。”陈凌着急的道。

    一听陈凌这话,严新月顿时就来气了,“脉像,脉像,你一天到晚就记得中医的望闻切问,我教你的西医呢?你怎么一点都没用到临床上?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看了你做的诊病记录,总共六十七个病人,有哪一个你是真正用西医西药治疗的?”

    “老师,我有用的,我把中西医两相结合在一起应用的。”陈凌委屈的道。

    “从明天开始,把你那劳啥子中医全给我忘掉,只能用西医给我诊病开药,否则我饶不了你!”严新月厉声喝道。

    陈凌:“……”

    “哑巴了,说话啊!我可没功夫跟你瞎耽误,那头还等着我的最终意见进手术室呢!”严新月又喝道。

    严新月是美丽妖艳的,同时也是霸道专权的,陈凌早已经习惯,也一直逆来顺受的低调对待,但现在却是人命关天,他可不敢再肓从于她了,张嘴道:“老师,县医院到底有没有检查清楚啊?”

    “怎么没检查清楚,该做的检查通通都做了,b超提示肠间积气,x光可见肠间液平面,血常规血相高,一万五以上,中性为主!再对应他的临床症状,这个病诊断为急性澜尾炎没有问题的。”严新月说着说着,语气就变得柔和了一些,因为据她所知,陈凌这么久以来,诊断一直是十拿九稳,从没有出过失手的时候,怕他的自尊心受损,于是语气一改刚才的严厉刻薄,反倒是耐心的解释起来。

    “老师,虽然这些症状看起来确实像澜尾炎,但也不见得百分之百,你能不能再给他检查一下啊!”陈凌低声央求道。

    “还有什么检查可做的?”严新月问道。

    “县城医院有核磁共振吗?”陈凌问。

    “开什么玩笑,这里哪来的核磁共振!”严新月没好气的道。

    “那ct总有吧?”陈凌退一步的道。

    “ct是有,可问题是要检查什么?”

    “给他做脊髓造影!”陈凌想也不想的道。

    “什么?”严新月听了这话后差点没跳起来,气呼呼的道:“到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是坚持自己那套什么中医理论,完全不相信现代医学吗?”

    “老师,脊髓造影不就是现代医学吗?”陈凌声音低低的道。

    “你!”严新月被他气得无语,这家伙平时在城里是很明白事理的,怎么到了乡下就开始犯犟了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