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差点白挨一刀
    ?“院长,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绝不能怀疑我的结果啊!”放射科主任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道:“我谨以我媳妇作保证,如果我的结果有误,她就红杏出墙!”

    “呸!”院长唾他一口,没好气的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咱们医院差点惹大麻烦了……再说了,你家那老娘们,想出墙能有人要吗?”

    “那不就是了,院长,这结果绝不会有错的!”放射科主任仍旧嬉皮笑脸的道。

    院长知道这快退休的放射科主任是个老顽童,但他相信,这家伙再不识轻重也不会拿这种要命的事情开玩笑的,于是扯过结果就出去了。

    回到住院部,还没进办公室向一班医生说明情况,病房那边已经出了状况。

    三叔公做完了检查之后,说膀胱胀得难受,小便怎么也解不出来。

    术前准备加解痉止痛是用了阿托品的,难道是三叔公的体质对阿托品太过敏感,导致尿潴留,使得小便无法排出?

    院长没敢多想,赶紧的命下属给其进行导尿。

    三叔公排完尿之后,睡着了。

    院长这就招呼着众人人,齐齐进了办公室,三叔公的两个儿子也想跟进去的时候,却被护士拦在了门外。

    在办公室里,当院长把那个造影结果放到众人面前的时候。

    一时间,所有的医生都被骇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半响都作声不得。

    “怎,怎么会是这样?”张超强拿着那张报告喃喃的道,显然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然而检查结果却明明白白的摆在那儿,这个提示,几乎百分之九十可以肯定三叔公就是得了脊髓炎。

    “是啊,怎么会这样,病人看起来完全没有出现脊髓炎的临床症状啊!”主治医师梁大夫也跟着道。

    “会不会是脊髓炎和澜尾炎一起发生呢?”住院部王主任提出疑虑,其实无非是想给自己和众医生一个台阶下而已,脊髓炎的前驱症状是全身疼痛,当然是压哪哪疼了。

    “没有太大的可能,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院长道,领导就领导,说话真有水平呢!

    “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的,到底是谁让家属申请做脊髓造影检查的呢?”一个医生疑问道。

    当初,三叔公的二儿子王发贵在提出做这个检查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莫名其妙,甚至是无理取闹,可是到这会儿结果出来,他们却觉得这指使家属要求检查的人是那么高深莫测了。

    医生们怎么知道王发贵是受人指使呢?很简单的事情嘛,王发贵肓字不识,病重通知书上的家属签名都写得歪歪扭扭的,他哪里懂得什么ct脊髓造影嘛!不是背后有人让他这样做,那就有鬼了。

    “这个事情,我想是我一个学生干的!”严新月有些惭愧又有些自豪的道,惭愧那自然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完全支持陈凌,以至差点误了一条性命,自豪是因为这个提出正确诊断的医生是自己的学生。

    “严教授,你说是你的学生要求病号家属这么做的?”院长及一班同仁全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严新月。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