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冤冤相报
    ?回到课室走廊的时候,只见油菜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一边哭哭啼啼的抹眼泪,一边叽哩呱啦的说着鸟语,想必是投家长了!

    投家长?陈凌冷笑,你投到党中秧老子都不怕,只要你别投严新月就成!

    看到陈凌来了,洋菜这就赶紧的呱啦两句挂上了电话,然后毅然的一抹眼泪,笑意竟然就像是变魔术似的在脸上变了出来,然后她那柔柔弱弱委委屈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陈凌君,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咱们这就开始补习吧!”

    “好,好咧!”陈凌痛快的答应道。

    这是个骨子里透着傲气与恶毒的女人,这么轻轻的摆一道就能让她屈服,陈凌才不会那么天真呢,不过这也正和他的心意,他也不希望这场战斗这么早结束,与天斗与地斗,他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可是与人斗,他却认为是最是其乐无穷的。

    陈凌原以为,自己刚才整蛊了她一通,这会儿开始补习的时候,她一定会对自己百般刁难,没想到她却没耍任何花样,认认真真仔仔细细耐耐心心的教自己拉慕容语。

    油菜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是陈凌欢喜的,通过她的讲解,陈凌这才了解到,拉慕容语原为公元前八世纪居住在意大利半岛上的拉慕容民族所用的语言,曾经是陈代罗马帝国的国语,它很少变化,语音、语法及词义都比较明确而固定,国际通用的自然科学术语多采用拉慕容语,以保持命名和术语的正确性,便于统一和交流。

    拉慕容语更是现代医药科学的生要工具之一。医学科学的临床用语、药物名称及解剖学、生理学、微生物学等学科中的名词术语均统一以拉慕容语命名,而标准处方学更是拉慕容语在医学界的一个具体应用。

    油菜的中文说得极好,由浅入深,旁征博引,循循善诱,硬是把专业性极强,既死板又枯燥的拉慕容语讲解得生动异常,整到最后,陈凌都忘了嫉恨,只剩下佩服了,补习结束的时候也心甘情愿的真诚送上一句:“谢谢油菜老师对学生的教导!”

    “陈凌君,不必客气,咱们的日子还很长呢!”油菜笑颜如花的羞涩道。

    晕死,又来了!陈凌一瞧见她这模样,心就不免寒了半截,尽管和她相处并不久,但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女人娇柔作做装模作样的姿态一出来,心里肯定就不想好事了!

    下午放学后,又开始补习英语,这门诡异的番帮语言可帮陈凌给折腾坏了,单词,语法,口语,三个小时下来,学问有没有学到不知道,陈凌只知道自己有了一肚子鸡肠。

    时间终于踏入了七点半,油菜忍不住大吁一口气,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可真不是一般的残忍,折麻陈凌的同时,又何偿不是折磨着她呢!

    陈凌见她伸手舒展纤纤细腰,腰际拉高的t恤露出一片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尤其是细腰往下紧连臀部的曲线,山峦起伏,玲珑有致,低腰的牛仔裤头因为身体的舒展使得一根环腰红绳隐现,绳上串着数颗白色的晶莹珍珠,奶白的珍珠与雪白的肌肤相映成趣,再往下是丝束而成的内裤上缘,造成视觉上强烈的冲激,说不出的妖娆,性感,诱惑,直弄得陈大官人眼光发直,心猿意马,浮想联翩。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