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赌注
    ?油菜下得车来,却见陈凌身上的衬衣已经被鲜血染红,心里不免一惊,她不是吩咐舅舅的手下仅仅是揍他一顿,让他得到教训就算了,怎么出手那么重,弄得他流血了呢?

    流了血,事情的性质就严重许多了啊!然而油菜哪里知道,激怒了陈大官人,岂止是流血这么简单,分分钟都会死人的呢!

    油菜强自定了定心神,这才对陈凌勉强的笑道:“陈凌君,可真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也能遇见你,你也来这里赏月观景吗?”

    陈凌没说话,双眼紧紧的盯着她,随后他就笑了,笑容里充满邪气与凶芒。

    油菜被他笑得心里直发毛,佯装惊讶的道:“哎呀,陈凌君,你这是怎么了,和别人打架了吗?”

    “呵呵,油菜老师,不用担心,架虽然是打了一场,但这血不是我的!”陈凌皮笑肉不笑的道。

    油菜的心里寒了下,没有吭声,暗里却道,鬼才担心你呢,我是担心舅舅的手下。

    陈凌的眼光凌厉,倾刻间仿佛看透她的心思般,“你放心,你那班手下虽然受了伤,但都没有生命危险。”

    “什么手下,陈凌君,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油菜故作茫然的表情,眼中却无法掩饰自己的恐惧。

    “油菜老师,这个时候你还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觉得太傻了吗?就算你的演技再好,也没办法用纸包住火的,你的手下已经全部告诉我了!”陈凌说着,一步一步的朝她逼去。

    “陈凌君,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油菜看着陈凌那冒着寒气的双眼,心惊胆颤的问,“你,你想做什么?”

    “呵呵,油菜老师,这个游戏咱们玩的是轮流做庄,现在该是我做庄,你做闲的时候了!”陈凌语气森森说着,脚下却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油菜则是满脸惊呀恐的一步步后退!

    最后,油菜被逼到了车身上,退无可退了,当她正想从侧边溜走的时候,陈凌一个箭步向前,双手一张,摁到了车上,把她围在自己的胸前。

    “陈凌君,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庄闲,我只知道我给你补习,教你外语,你不能这样对我!”油菜心慌意乱,不敢直视陈凌的眼神,本来她是想说你别乱来,要不然我就喊人了,可这里是狮子山下颇为僻静的盘山公路,上面是龙林风景区及赏月观景楼,这会儿四处人影也不见一个,就算她真的喊破喉咙也是没有用的,所以这么老套的台词她直接跳过了,而是换了另一招来提醒陈凌不能“恩将仇报”!

    “呵呵,油菜老师,你一个人深更半夜的跑这里来,想必是一个人身在异国他乡,心里感到孤独与寂寞了,既然你传授了我知识,那么你就是我的老师,我是你的学生,我们中国有句陈话说得好,有事弟子服其劳,既然油菜老师心里如此疾苦,那就让学生来慰解慰解你的寂寥吧!”陈凌说着,大唇就贴了过去,欲亲她那娇艳欲滴的双唇。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