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纠缠不清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甚至可以说是推心置腹,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如果换了是别人,那也就真的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原谅他了,但是在陈凌看来,油菜的态度转变,绝不是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因为良心发现,因为明知道斗不过他,这才来认错服软的!

    这个女人如此作为,肯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陈凌如此坚定的认为。

    “好吧,我原谅你了!”

    千难万难,陈凌终于对油菜说出了这句话,尽管不是由衷的,但对他来说已经相当不容易。

    他想知道油菜突然间服软到底是为了什么,别外,蜂后交下来的任务也占一部分理由!

    “真的吗?谢谢你,真的谢谢你,陈凌君!”油菜喜出望外,激动得再次喜极而泣了。

    行了行了,别再演戏了,你的眼泪虽然不用钱,可是我看的已经蛋疼了,陈凌心里很不耐烦,他最烦的就是女人哭哭啼啼了,可是这会儿却又不得不虚以委蛇,语气生硬的安慰起她,“嗯,那个,油菜同学,咱别哭了,像彭院长说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咱们赶紧吃饭吧,一会儿,你不是还得给我补习吗?”

    “嗯!”油菜赶紧擦了擦泪,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眼眶却还是红红的,一副娇娇滴滴,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且不管她的心机如何,单是这副姿态而言,纵然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免唯之动容的,陈凌多少动了一点恻隐之心,可是想想自己对这女人的了解,却又不免暗里叹息,倾本佳人奈何阴险成性啊!

    “咦,你舅舅怎么又回来了?”陈凌惊讶的看向门外,手里已经迅速的掏出一根银针正要往饭菜上刺去,这女人太阴险了,不试试的话,真的放心不下。

    然而,油菜却并不上当,头也不转,眼也不眨的看着他!因为很清楚舅舅绝对不会在此时此地出现的,他现在人已经在飞往日本的飞机上了。

    陈凌的动作就滞在了半天,脸上也尴尬得不行。

    “陈凌君,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吗?”油菜的眼眶还有些发红,说这话的时候眼中薄雾隐现,楚楚可怜的模样。

    “呃,那个,这个......嘿嘿......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陈凌讪讪的吱唔着干笑道,老脸通红的收回了银针!

    “唉~”油菜幽幽的叹息一声,随后拿起筷子,把托盘上的饭菜每一样都偿了一口,包括陈凌面前的那碗饭和那碗汤,然后才问:“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吗?”

    完全放心那是不可能的,所谓一次不忠,百次不容,若不是油菜原来的作为让陈凌寒了心,他又怎么会对她如此防范呢!

    “陈凌君!”油菜见他仍是一声不吭,忍不住唤了他一声,然后才道:“东西我全都吃过了,你还不放心吗?”

    “你都吃过了,全是你的口水,叫我怎么吃啊?”陈凌有口无心的应了一句。

    油菜愣了一下,随后看他一眼,脸红红的低声道:“昨天晚上,你.....吻我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你的.....现在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吧!”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