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原来是这样
    ?好不容易,陈凌终于把何田胜夫妇打发走了,何田晴也在他的谆谆善诱中欢天喜地的回家收拾衣物去了!

    现在的何巧晴对别人的防备很强,仿佛谁都会谋害她似的,把自己像只刺猬一样保护得密不透风,可是对陈凌却是毫不设防,也许真的是在手术室的那次抢救,使得她在弥留之际感受着黑暗与绝望的时候,感觉到一个连吼带骂的真爷们在支持她保护她挽救她,从而使她有了这种信赖与依恋吧。

    被人依恋确实是件好事,可是如果脑筋要是正常一些那就更好了,陈凌擦着满头冷汗回课室的时候,边走边想。

    油菜还没有离开,看到陈凌进来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神有些疑惑,这就扬了扬手中的拉慕容文课本。

    陈凌这才恍然,原来是补习时间了。

    在补习结束的时候,一向都很识趣的油菜竟然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陈凌君,你家在哪里啊?”

    想起她的家庭背景,还有她那厚重的心机,陈凌立即就警惕了起来:“你问这个干嘛?”

    “是这样的,我舅舅他嘛,对上次的鲁莽行为感到非常的抱歉,觉得有必要去拜访一下你,当面和你聊聊,毕竟这里是中国,而我和你又是同桌,以后有很多的事情都需要你多多关照呢!”油菜的语气淡淡,仿佛正在说一句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理由,陈凌怎么听怎么都感觉不自然,这不是摆明了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吗?他才没那么蠢相信她的鬼话呢!

    不过她这样开口,确实是很难拒绝的!

    想到这里,心中灵机一动,不如把他带到何家去,反正自己晚上放学也要去接何巧晴的,让何老头来收拾这个麻由本一,可是再深想一层,他又迅速否定了这个主意,因为蜂后交给他的任务是接近麻由本一,了解他在深城的一举一动,如果把他引到何家,看到那么多警卫,看到何老头高高在上的权位,会不会打草惊蛇了呢?

    那要不就把他引到慕容家去,让他见识一下****的力量,反正这个麻由本一的底子也不干净,白道他可能怕,****可就未必了。可是想到慕容燕儿,他又不免再次否定了这个主意,慕容燕儿现在好不容易才安稳了义合帮,这龙头交椅还没坐稳,自己没能帮她什么忙也就算了,要是再给她添麻烦,那他真的是没脸做她的男人了。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让他来家里拜访,虽然这要冒极大的危险,但自己住在哪里,对同学们来说绝不是什么秘密,因为同学录上把他的家庭地址写得清清楚楚的,油菜只要翻一翻就能找到,或许她早就知道了,现在这样问只是在试探自己罢了,如果自己真把他们带去别家,那不成了画蛇添足多此一举,还更引得他们生疑吗?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