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神机妙算
    ?原来,油菜脱得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的时候,陈凌示意她翻转过身来。

    油菜以为他是想要玩一些什么变态的玩意儿,虽然愤怒羞耻,但为了舅舅的病,也只能豁出去了,乖乖的把不丝不挂的身体翻转过来趴在床上。

    这样,她也感觉心里好受了那么一点,眼不见为净,最少自己不用眼睁睁的看到他压在自己身上不是?

    随后,让她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啪!”的一声响,她的臀后传来一阵疼痛,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愤怒的扭转过头来,却见陈凌仍是衣服完整的站在床边,只是大巴掌却又一次扬了起来。

    “啪!”的又一声响。油菜控制不住的惨叫一声,疼痛与屈辱使得她很容易流出来的眼泪又滴落下来,只是这一次,却是真的!

    那雪白丰腴的两片臋瓣仅挨了两下便已红了起来,但陈凌没有一丝手软,接连打了九下,这才拍拍手掌停了下来,恶魔似的声音在油菜泪流满面的耳侧响起:“我本来是想学你一样,把你扒光了绑到什么地方去示众的,可是我怕你承受不住玩自杀,那这个游戏就没得玩了,所以现在只是对你略施惩戒,说实话,你这身皮子真的很靓,看得我心动得不行,确实想用我身上别的东西来招呼你,可是你的内心太过丑恶,把你这副好相貌给糟蹋了,弄得我相当恶心,所以只好便宜你了!”

    听了这话,原本虽然泪流不绝,却不发出哭声的油菜终于忍不住屈辱而哭出声来了,陈凌的这番话,简直比糟蹋她的身体更具伤害性啊!

    不过,她虽然哭出了声,心中肝肠寸断,但也只是小小声的哭泣,因为她怕自己一大声,舅舅就会忍不住的冲进来,因为她还没忘记自己的目的,她之所以如此牺牲,完全是为了舅舅。

    她的心思,陈凌多少看出了一点,佩服她的坚忍,同时又相当鄙视她的为人,像她这么假的人,是永远都不可能拿真面目示人的,换句话说,这个女人确确实实是无药可救了!

    所以,陈凌毫不留恋的离开了房间,连再看她一眼的心情都欠奉。

    坐回客厅,面对两女一男猜疑的目光,陈凌淡然自若,仿佛没事人似的。

    麻由本一忍不住发问,可是问出了声之后,才发现没有翻译,人家只当是他在发烧说鬼话。

    所幸,油菜的身影在陈凌刚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就出现在书房的门前。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