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一世人 两兄弟
    ?麻由本一和油菜离开陈凌家。

    在回去的路上。

    油菜见麻由本一心神恍惚的模样,忍不住问:“舅舅,你真的相信陈凌能治好你的病吗?”

    “信,怎么会不信呢?”麻由本一疑问。

    “可是我怎么都感觉他说的这个治疗方法很悬啊!”油菜忧心忡忡的道。

    “菜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中华医术博大精深,各种灵方妙药绝非传说,例如中国陈代就有不少医术绝伦的神医,比如春秋末期的扁鹊,东汉末年的华佗,董奉,张仲景,晋朝的葛洪,元朝的朱震享,明朝的李时珍等等,数不胜数的名医都是有史书记载的,治疗的方子与手法也千奇百怪无奇不有,先说这东汉末年的华佗吧,他最擅长的是外科与针灸,医学界最忌讳的针刺是入体不及四分,以免伤及内脏,可是华佗运针自如,堪称一绝,完全没有这四分的限制,还有春秋末期的扁鹊来说吧,他断病如神,仅仅只是目测病人的气色神情,就能说出病况的梗概,就像是刚才你那个同学一样!”说起中华医术,麻由本一竟然像个专家似的口若悬河,侃侃而谈。

    油菜听得有点呆,舅舅这是鬼迷了心窍呢,还是吃猪油太多把眼睛糊了,中华医术虽然传得神乎其神,但也只是书里说的,历史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谁也难去求证,况且陈凌说的那些个法子,与其说是治疗,还不如说是迷信邪术呢!

    油菜甚至怀疑,这个治疗的方法完完全全就是陈凌想出来蒙人的,目的就是想羞辱舅舅的同时也顺带羞辱下自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哼哼,姓陈的,那你可真是自掘坟墓了!油菜在心里怨毒无比的想。

    不过,现今麻由本一已经对陈凌深信不疑,甚至把他当作神一样来拜,自己再劝也无补于事,只好问道:“舅舅,那么你真的打算去找他治病了?”

    “那是当然了,菜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舅舅这个病已经看了那么多医生,谁都说没办法,现在可说是走投无路只能等死了,可是你这个同学竟然说有办法,舅舅怎么可能不治呢!”麻由本一说着,不免疑道:“菜子,刚才来的时候,你不是夸口说你这个同学多厉害多厉害的吗?现在怎么又优柔寡断起来了?难道你这个同学是个江湖神棍?”

    “不,那当然不是的,舅舅,我只是担心这个钱的问题,你算算,一次是一千两黄金,那就是一千四百多万,如果是七次,那就将近一个亿了。这么多的钱,你一时半会的能拿得出来吗?”油菜忧虑的问。

    “这笔钱确实有点多,但凑凑的话,应该不成问题的!”麻由本一道。

    “舅舅,如果你那里不够的话,我这边还有一些的!”油菜道。

    “你那儿有多少?”麻由本一问道。

    “**百万吧,不足一千!”油菜回答。

    “我那里可以动的钱有六七千万左右,没关系,大不了就问你二舅借一点咯,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吗?”麻由本一想到自己治病有望,神情语气也开始恢复原有的从容淡定。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