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三百两诊金
    ?放学的时候。

    油菜直接就想走人!

    今天,她是除严新月外,第二个比较郁闷的人!

    所以这个时候,她没有一点要给陈凌补习的心情。

    不过,当她站起来就要走的时候,却又不免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她的主意虽然没有改变,却走到陈凌的面前。

    油菜翻脸就像翻书,陈凌已经一点也不奇怪,所以她走过来的时候,他的表情很麻木。

    “陈凌君,一会我要去看舅舅,所以中午就不能给你补习了!”油菜说这话的时候,很有点猫哭耗子的味道。

    陈凌点头,不补就不补吧,反正他也可能没时间,因为钟玉芬及失踪了一个早上的何田胜已经等在课室外面了。

    “那我就先走了哦!”油菜说着,也不等陈凌回答,这就逃似的出了课室,由始至终都不敢看一眼陈凌身旁仿似没有一点杀伤力却随时可以杀人于无形的何巧晴。

    “哥,她平时都给你补习吗?”尽管何田胜夫妇已经等在外面,可是何巧晴一点也不着急,只是坐在那里看着陈凌。

    “嗯!”陈凌点点头,指了指拉丁语课本及英语课本。

    “这个我也不会呢!”何巧晴指着拉丁文课本道,至于英语课本,她只是随手翻了翻,随后道:“这个就很简单嘛,我可以给你补的!”

    陈凌苦笑,番邦的语言一点也不好学,叽哩咕噜的,让人感觉头痛和蛋疼,可她竟然说简单,只好站起来道:“不管简单还是复杂,现在都没时间研究了,你爸妈都在外面等着了,咱们走吧!!”

    “哦!”何巧晴赶紧收拾东西。

    出了课室,何田胜夫妇立即迎了上来。

    “陈凌,今天何叔作东,请你吃饭怎样?”何田胜笑着问。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夫妇俩看起来忠厚老实,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可是陈凌偏偏就总是不知不觉得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可是对他们说恨,又谈不上,说爱,更无从说起!

    反正对他们的感觉很平淡,完全没有和丁力生相处的那种亲切感。

    不过现在何巧晴像个跟屁虫一样紧粘着他,他又不得不和他们打交道,烦恼得来非常无奈,所以他摇头道:“难得一个中午不用补习,我想回家吃饭啊!”

    “好哦,我也想偿偿柔姐姐的手艺!”何巧晴果然很邪乎,除了陈凌之外,她对谁都没有好感的,可是偏偏就能和施玉柔和平相处,真是匪夷所思。

    何田胜讨了个没趣,脸上有点难堪。

    钟玉芬却不免有点好笑,自己的女儿难搞,可是这个年轻人也未必好搞嘛。

    “哦,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送你们回家吧!”何田胜只得使用迂回战术。

    陈凌没有再推辞,早上出来的时候,他和何巧晴坐的是钟玉芬的车,这会要回去除了打的外只能坐公车,有人送那就最好不过,所以就听之任之了。

    在回钵兰街的路上,坐在前排的何田胜把一个很大的牛皮纸信封递给陈凌。

    陈凌疑惑的接过,用手捏了捏,里面好像是一个本子,比存折大,又比课本小,没兴趣拆开,所以猜不出是什么。

    “这是何叔的一点心意!”何田胜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见陈凌张嘴正欲询问,他就转过了话题,“陈凌,其实今天,我们是来向你辞行的!”

    “辞行?”陈凌疑惑的问。

    “嗯!”开车的钟玉芬点点头,接过话茬儿,“我和你何叔的工作都很忙,因为小晴的这个事情也耽搁得太久了,上面的领导已经数次催促我回到岗位上,你何叔的部队就更不用说了,要不是老爷子一直顶着,恐怕早就撤职查办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