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心病仍须心药医
    ?把事情交待下去后,陈凌再没什么可想,直接驾车回家。

    回到家之后,却发现他的老徒弟难得的登门拜访了,而且还提着水果礼物。

    “咦,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陈凌看到楚汉良,不由扭头看看天的西边,又摇头道:“不对啊,这太阳刚从西边落下去没多久呢!”

    “师父!”楚汉良讪讪的唤了一句,很有那么点求饶的意思。

    陈凌没有回答,反而左右张望,然后问楚汉良:“你是在叫我吗?”

    “师父!”楚汉良窘了下,跟得陈凌久了,虽然不能说陈凌一翘起尾巴,他就能知道陈凌是想拉屎还是要拉尿,可是陈凌的脾性,他多少还是了解的。

    陈凌明显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刚进门看到自己的时候,眼中虽有喜意,但说话却故意粗声粗气的,显然是在生气自己这么久没来看他呢!

    “师父,对不起,最近我一直在外地办案子,所以没能来看你!”楚汉良赶紧低眉顺眼的道。

    “哦,我倒是忘了,现在你好像是个什么大队长了,升了官,发了财,倒是把你师父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啊!”陈凌阴阳怪气的道。

    “师父,哪能呢,我忘了谁也不敢忘了您啊!”楚汉良赶紧的回答道,脸上的表情颇为诚恳,不过这倒也不是他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正因为陈凌传授他的那几招,这才让他与匪徒近身搏斗的时候,数次死里逃生,也屡屡立功破奇案。在警务系统的散打比赛上,也开始渐露锋芒。

    若没有陈凌,楚汉良死翘了不敢说,但最起麻医院是得几进几出了。

    “哼!”陈凌轻哼了一声,这才坐了下来。

    古恩婷和施玉柔都不在家,夏雪和夏雨站在一旁,颇为有趣的打量这欢喜怨家似的一对。

    姐妹俩已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位了,在上次严新月绑架案的时候,曾经有过匆匆的一面,不过当时也没怎么留意,这下细看起来,心里却不免啧啧称奇,这个男人,一身的警服,年纪还老大不小,看肩膀上的花花杠杠,明显还是个警官,怎么说也比陈凌大个十来岁,可他怎么就叫起陈凌师父来了呢?

    更让人称奇的是,这个老徒弟在那个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小师父面前,还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低眉顺眼,谨小慎微的赔着笑脸。

    看到陈凌脸上的表情明显有所缓和,楚汉良抹了抹额上的冷汗,长吁一口气,他的师父虽然由始至终没说一句好话,可是据他对师父的了解,这个表情已说明他暂时原谅自己了,于是赶紧尽拍马溜须之能,给陈凌端茶递水:“师父,你喝茶,你喝茶!”

    “嗯!”陈凌倒是老实不客气,摆足了师父的架子,这才端起茶喝了起来。

    在陈凌喝茶的时候,楚汉良喝在老实的坐在那里,但屁股上却像有钉子刺着似的不安,嘴唇几次蠕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心中有事,却又不敢说。

    陈凌视而不见,反倒是道,“既然难得来了,晚上就在家里吃饭吧,吃完饭,咱师徒俩好好对练下,看看你最近功夫长进了没有!”

    “啊?”楚汉良睁大眼睛,跟陈凌对练,那他不就成人肉沙包了?赶紧摆手道:“不,师父,我这次来,这次……”

    “嗯?”陈凌的脸拉了下来,冷声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楚汉良脸上窘了下,吱唔着不敢出声。

    陈凌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哪根筋不对,竟然收了这么样的一个徒弟,无奈的叹口气道:“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欣染她,生病了!”楚汉良结结巴巴的道。

    “生病了就上医院找医生去呗!”陈凌没好气的道。

    “可是那丫头性子实在太倔,说什么也不肯上医院!我在外面出任务几天,回来之后才发现她生病了,问她怎么不舒服也不说,让她看医生也不去,我没得法子。”楚汉良面露苦色的道。

    不会是屁股上又长疮了吧?陈凌在心里疑问,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道:“所以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