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恋爱
    ?陈凌说要去谈恋爱,范允自然紧张得不得了。

    这几天,范允虽然没好意思问别人恋爱是怎么谈的,但她却听了一首歌,陈冠……不,陈奕讯大哥唱的,有两句歌词特别的深刻,“……烛光照亮了晚餐照不出个答案,恋爱不是温馨的请客吃饭……”!

    谈恋爱不是请客吃饭,那是什么?就这个问题,她弄成一个贴子,发到了网上!

    网友对这种不等吃不等穿,却每个人都不涉及的问题明显很热衷,回贴率十分的高。

    有些浪漫主义者说,谈恋爱,就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山盟海誓难舍难离。

    有些现实主义者说,谈恋爱是一种借口,只为男女之间有一个正大光明的上床的理由,而且不用付钱,也不用担心扫黄的。

    有些抽象主义者说,谈恋爱,就像是看电视,手握着摇控器,期待着好节目,最后筋疲力尽的打瞌睡,可是第二天,你还是忍不住要找遥控器。

    有些不知是什么主义者说,谈恋爱就是照镜子,看着再丑,其实就是你的模样,可你总是怀疑是不是镜子有问题。

    有些……

    回贴太多了,范允眼睛都看花了,可是她要的答案却找不到。

    然而,不管别人的恋爱到底是什么,又是怎么样谈的,范允心里却很清楚明白,陈凌要和她谈的这个恋爱,没有什么内涵,无非就是打着谈恋爱这个光荣伟大的借口极为无耻兼猬琐的占她的便宜罢了。

    看着车子往山上开去,车头像蛇一样在盘山公路上蜿蜒行进,两旁黑影绰绰的树木缓缓往后砸去,范允的心里很紧张。

    孤男寡女的在荒郊野地,对女人而言,那是说有多危险就有多危险。

    如果,他一定要把和自己的恋爱谈成与表妹那样自己,那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范允下意识的却摸自己的腰间,可当手摸了个空的时候,苦笑不由在脸上浮起,她今晚没带枪呢!

    车开到了半山的凉亭上,陈凌下了车,走了过去,然后就在边上不动了,也不知在看什么。

    范允坐在车里,打量四周,黑漆漆,静悄悄的,有点碜人,她虽然不怕,却不愿意在这种地方谈什么见鬼的恋爱,如果这个恋爱非谈不可,她希望在家里,又或是在酒店,例如那天陈凌与何巧晴的那间就不错,最起麻……得有张床啊!

    当她无奈的走下车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水声,仔细看看,周围没有小桥,哪来的流水,再倾耳细听,又看看陈凌黑呼呼的背影,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在小解。

    范允有点哭笑不得,退回车里重新坐下。

    没想到陈凌竟然也走了回来,上车,松刹车,下山。

    山路崎岖却也平坦,时高时低,虽然没有坐过山车那么刺激,但范允的心情却是像坐过山车一样的紧张。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