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 到底谁抽风
    ?“是的,我的结论是,小冬就是得了癫痫!”陈凌确定的回答严新月。

    这一下,不但严新月愕然,就连黄胜利夫妻也是惊讶无比的看着陈凌,对于自己儿子的病,每个医生的诊断虽然都有些不同,但也算大同小异,可是给儿子下“癫痫”这种诊断的,陈凌却是第一人。

    黄胜利的妻子是个安份守己,遵守妇道的女人,在很多事情上,她都不会发表太多的意见,可是这事关系到视若性命的儿子,哪怕是丈夫责她多嘴多舌,她也是要问的,“这位医生,你是说我儿子得的是羊癫疯?”

    “羊癫疯”就是民间对癫痫这个病的俗称,早在两千二百年前的中就有记载。人们对这种疾病并不陌生,常常被人们通俗的称为“抽风”。

    “抽风”往往表明两种含义:一种是真正疾病的状态,由脑神经元过度放电而导致惊厥与抽搐,另一种即形容某人不规范、不正常、不理智、不能自控的行为。

    不过现在,黄胜利的妻子认为,抽风的不是自己儿子,而是面前这位懂少少就扮代表的年轻人。

    陈凌没理会她心里是怎么想,只是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应对,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怎么可能,我儿子跟本就没有羊癫疯的症状啊!”黄胜利女人没理会丈夫的眼色,忍不住叫起来出声道。

    听到她这样说,陈凌只是淡淡一笑,解释道:“黄夫人,不是一定非有明显的症状才能诊断为癫痫的,癫痫的症状极为广泛,像是先天脑发育异常伴有精神发育迟滞,这就可以算是一种。”

    一直沉默的黄胜利没有兴趣和陈凌讨论学术问题,而且他也不懂,他只想知道最关键的,“那,枫少,请问我儿子这个病有得治吗?”

    陈凌淡然一笑,自信的道:“既然找出了病因,治起来当然不会困难!”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惊讶得不行,这么多经验丰富,医术精湛的专家教授看了都没办法,而他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竟然说不难?这未免让人产生荒谬至极的感觉。

    “如果你们信任我,让我给小冬治疗,短则两天,长侧一个星期,你们会看到小冬有明显的改变!”陈凌从容不迫的道。

    黄胜利还欲说话,可是他的女人却悄悄的把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他跟自己进房去。

    这个事情有点大条,黄胜利确实不敢擅作主张,和陈凌告了一声罪,这就跟着妻子进房。

    在房间里。

    两夫妻虽然把声音压得很低,但争论却异常激烈。

    “老黄,你该不会真的信那个家伙吧,他跟本就说得牛头不对马嘴,你怎么能放心把儿子给这样的人治呢?”黄胜利女人激动的道。

    “你别着急,我这不是还没下决定吗?”黄胜利也有些烦燥,因为陈凌如果真的能把自己的儿子治好的话,那真的是太理想不过了。

    可问题是,他对这个年轻人跟本就一点都不了解,怎么可能贸然的相信呢!

    “老黄,这个事情非同小可,你要考虑清楚,切不可儿嬉啊!”黄胜利妻子紧张无比的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