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到底怀没怀上
    ?在回去的路上。

    整个晚上都保持沉默与低调,给足了陈凌面子的严新月终于忍不住开腔了。

    “这件事情,摆明了吃力不讨好,你为什么还这么执着?”严新月着陈凌,问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人家压根儿就不相信你的医术。”

    陈凌看着前方,默然的操持着方向盘,脸上的表情平淡,并不因她的话感觉窘迫或羞愧。

    金子总会发亮,珍珠也总会发光,人才嘛,那是不需要解释的。

    “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突然间请我吃饭,原来是要我给你做苦力!”严新月想起这事就恼火,因为到现在饭还没吃呢!

    “呃,这就去吃饭!”陈凌的脸上难得红了一下,脚上的油门也紧了紧。

    陈凌要熄事宁人,严新月偏不饶他,“每次都是这样,一遇到棘手的病例,你不拖上我就不甘心是不?”

    语气幽怨,听起来不太像是老师和学生的对话,倒像是一对殴气的小情侣。

    陈凌挠了挠鼻梁,却还是一声不吭。

    “拖上我就拖上我了,谁让我是你的老师呢,我也认了,可是你次次都是这样,这什么检查都还没做呢,你就自把自为的妄下诊断。你以为你真的是神医吗?你知不知道,这样乱来,很容易出事的!”严新月不停的数落道。

    陈凌却还是木头人似的不出声,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女人虽然凶神恶煞,但其实心里是为他好的。

    “喂,我跟你说话呢,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当别人对你说话的时候,你应该礼貌的看着对方的吗?”严新月这下已经后悔没有带戒尺出来了。

    “老师,我正在开车,如果看你,不看路,很容易出人命的!”陈凌淡淡的提醒。

    这话,差点没把严新月的肺给气炸了,可是她偏偏却无可奈何。

    “老师,你继续吧,我都听着呢!”陈凌末了又补充一句,只是话虽诚恳,听起来还是那么气人。

    严新月已经被他气得什么都不想说了。

    …….

    …….

    严新月数落起陈凌,那就像她教书的时候一样有耐心。

    原本,她是打算吃饭的时候,再好好的教育他一顿的。

    可是陈凌偏偏领她进了一间环境幽雅,清静,气氛浪漫的西餐厅。

    她有再多的火,也只能憋在肚子里了,她总不能在这样的地方大**份咆哮如雷的教育自己的学生吧!

    “老师,你要是还不解气的话,你就狠狠的把这牛扒当成我一样来锯吧!”陈凌拿叉子和餐刀递给她道。

    严新月不想把这样,她想把餐刀当成飞刀一样扎到他身上,可是下不了手,只好对着自己面前的牛扒发脾气。

    气多伤身,这话有点儿道理,也不知是牛扒不熟,还是被陈凌气着了,酒足饭饱的时候,她竟然感觉小腹闷闷的有点胀,有点隐痛。

    看到严新月的脸色有那么点不对,陈凌就不免问:“老师,你怎么了?”

    “我肚子有点……”严新月正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突然一惊,失声问:“今天几号了?”

    “十八号,怎么了?”陈凌回答后,不解的问。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