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姐夫与小姨子
    ?黄胜利作为新时代的官员,从不迷信,他只相信人有旦夕祸福三衰六旺,人不可能一辈子顺风顺景,但也不可能永远那么倒霉,总有时来运走的时候。

    黄胜利的女人刘继美却很迷信,这些年一直都在替自己,替丈夫,替孩子去某处庙宇中祈福,请那里的老和尚算命。

    然而让人感觉悲哀的是老和尚几乎每年都对刘继美说他们家是犯了小人。

    刘继美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如果自己家不是犯小人的话,儿子又怎么会得这么奇怪的病,奇怪到跟本就没有人治得好。

    今年,或许是刘继美去庙里烧香的时候,捐的香火钱要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那么一点点,又或许是老和尚觉得自己年年都说她家犯小人,感觉不太好意思,所以改了口,说他们家今年会遇贵人,把小人给赶走。

    所以刘继美这一年都挺乐观的,可问题是,这一年很快就走到头了,可是家里的状况没有一点改变,儿子的病也没有一点起色。

    老和尚,你说的贵人到底在哪里?刘继美的心头一直缠绕着这样的疑问,她想过了,如果到今年年三十之前,贵人还没有出现,她就找人把那个破庙给砸了,顺便把那个该死的老和尚给扁一顿,让他也偿偿被小人暗算的滋味。

    今天,来拜访的一对男女,如果一定要让她作评价的话,那么麻由妃美肯定是贵人,不是贵人能送你五百万的大礼吗?而那个男人,满嘴跑火车的之乎者也,说自己儿子得了“抽风”这种病的那个肯定就是个小人!

    刘继美的妇人之见,黄胜利自然不会苟同,他相信科学,讲求证据。

    送走了陈凌和严新月,他把电话打给了孙刚孙行长。

    “孙行长,你好!”黄胜利在接通电话的时候,那头传来吵杂的声音,有碰杯声,有歌声,有女人的嬉笑声,很显然,孙行长大人正沉浸于灯红酒绿之中。

    “黄局,你稍等下!”孙行长看到黄胜利的来电话,赶紧起身离席走到辟静的地方。

    “孙行长,不好意思,打扰你了!”黄胜利抱歉的说道。

    “呵呵,黄局这话就见话了,有什么事,你请说吧!”孙行长道。

    “是这样的,我想向你打听一下,昨晚和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位枫少到底是什么人?”黄胜利开门见山的问。

    孙行长闻言一惊,也许酒精作祟吧,脱口而出的道:“你也落到他手里了?”

    “什么?”黄胜利没有听清楚。

    “呃~”孙行长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赶紧的改口道:“我是说你打听他干嘛呢?”

    “没有什么,只是想问一下罢了!”黄胜利吱唔着道。

    言不由实,孙行长自然是听出来了,不过人家既然不肯说,他也没有刨根问底的理由,想了想道:“对于他的了解,我并不是很深,只是知道这个人很有背景,如今势头很强的“民兴制药”是他和他的女人共同创立的,而且隐隐有着四大药业相角逐的迹象。”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