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 真不好意思
    ?这个世上,真正白吃的午餐是很少的。

    同样的道理,这个世上也真正的白痴也是很少的。

    黄胜利绝不是白痴,他知道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恩。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一动也不会动的儿子已经开始有了活泼的生机,虽然还不能行走,但手和脚已经开始能够活动,脸上也有了生动的表情,此刻正张着嘴,一口一口的吃着妻子喂的猪肉粥。黄胜利感觉异常的欣慰,郁憋的心口数年的气也终于呼了出来。

    只是,当他看着已经有了起色的儿子,却无法避免的想起了替儿子治病的那个年轻男人。

    那个枫少,那个背景复杂,医术神乎其神的枫少,顶着各种压力,给自己的儿子治了病,却并未向他索取什么,甚至连一分钱的治疗费也没要。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这个世上,活雷锋已经很少,而且黄胜利也不认为陈凌是在无欲无求的做人好事。

    出来混,是注定要还的。欠别人的,更是要还!黄胜利敢作敢当,他唯一害怕的是自己还不起。

    陈凌的这个恩,对于他们家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啊!

    “姐夫,你在想什么呢?”刘诗雅见姐夫呆坐在沙发上,眼睛虽然看着电视,但心思明显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我在想,那个陈凌!”黄胜利疼这个小姨子,把她当成自己家里的一员,尽管,有的时候他也不能避免会有别的一些荒唐想法,但也只是想一下罢了。

    刘诗雅还没接话,她的姐姐刘继美已经抢过话茬儿,“那个陈医生真的很厉害啊,如果不是他的话,咱们儿子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像现在这样呢!他可是咱家的大恩人啊!”

    “哼!”一说起这个,黄胜利心中就有火,“你原来的时候不是说人家不靠谱吗?”

    “我,我原来的时候哪知道他真的这么厉害的嘛!”刘继美自知理亏,声音低了下去。

    “现在的人啊,我都看不清楚,更何况是你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家!”黄胜利冷哼道。

    “哎哎哎,姐夫,不许搞性别岐视啊,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啊!”刘诗雅插话道。

    黄胜利不想跟两个女人计较,这就站起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犹豫了良久,他终于还是打通了陈凌的电话。

    “枫少,你好!”黄胜利开口道。

    听到是黄胜利的声音,陈凌吃了一惊,急忙问:“黄局,是小冬出什么状况了吗?你别急,我这就过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