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试探
    ?麻由妃美当场就被吓蒙了,她原以为陈凌最多只是吓唬吓唬她,没曾想他是真的胆大包天,敢胡天胡地胡作非为,真的要把她在这种地方给xxoo呢!

    “陈凌,你确定你真的要这样做吗?你考虑过你这样做的后果没有!”身下凉飕飕的,最后一道防线都已经被掀开了防护罩,麻由妃美哪还能保持镇静,花容失色的问。

    “呃……”陈凌认真的想了好一阵,回答了一句让她哭笑不得的话:“我还真没考虑过!”

    “你混蛋!”麻由妃美嘶声低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声音压得那么低,难道她也做贼心虚?

    “麻由妃美,最后一次机会了!”陈凌双眼紧紧的盯着她,在心里默数了两下,他就开始去解自己裤子的钮扣与拉链。

    他原来确实是没有想过玩真的,可是这个女人一定要挑战他底线,那他也只好来个假戏真做了。

    看到他这个动作,麻由妃美终于吓得脸无人色了,性格倔强而又冷漠的她,在强势的陈大官人淫威之下,为了保住自己最后的清白,终于委曲求全的低声道:“我求你……”

    “什么?没听清楚!”陈凌把手张到耳朵上。

    “我求你饶了我!”麻由妃美咬牙切齿,满目愤恨的道。

    最紧要的关头她竟然出声求饶,这让陈凌松了一大口气,但也有点失望,张嘴骂道:“没骨气,真没骨气,你怎么不再坚持一会儿呢?”

    再坚持一会?那不就什么都完了?麻由妃美怒瞪着他,但眼中却已留下了屈辱的泪水。

    人可以无耻,但不能太无耻!陈凌向来说一不二的,既然人家求饶,他就利索的从她身上站了起来,钮扣和裤链都完完好好,显然刚才那个……只是假动作罢了。

    看到麻由妃美还分开着双腿衣衫不整的躺在那里,仿佛还在等待她揉躙的模样,不由就问:“咦,地上躺着很舒服吗?”

    麻由妃美泪流满面,mb的,老娘被你压得身子都麻了,怎么起来啊!

    好一阵,麻痹退去,她才勉强从地上坐起来,正想站起的时候,却是“哎哟”一声又倒了下去。

    刚才摔下楼梯的时候,她穿着高跟鞋的脚不小崴了下,现在正痛得厉害呢!

    陈凌看到她的模样,这才知道她受了伤,想了想,叹口气蹲了下来,把手伸向了麻由妃美。

    看到他的爪子又朝自己伸来,麻由妃美惊恐万状的撑着身体往后缩,可是后面就是墙壁,她能往哪缩呢!

    “闪什么啊!”陈凌冷喝一句,吓得麻由妃美的可怜兮兮不敢动弹之后,他竟然猫哭老鼠似的帮她整理起衣服来,拉好她的内裤,放下她的裙子,并扣上她的纹胸扣,还将她散开钮扣的衬衣给系好。最后竟然还细心得让人发指的帮她顺了顺头发,抹去她的泪痕,声音温柔的说:“女人不该那么好强,更何况你注定了要成为我的女人!”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