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二章 有没有搞错
    ?欠债还钱,天公地道,但陈凌最怕欠的不是钱,是人情债。

    人情债,那是最难还的,而孽债就更不用说了。

    例如现在,他已经欠下不少孽债了。

    陈凌最不怕的是别人欠他的,却想赖账不还。

    例如那班******,打赌赌输了想赖账,陈大官人略施手腕就把他们弄得鸡毛鸭*破血流,最后不得不乖乖的双手奉上赌金。

    对于赌博,陈凌不算专业,但也算得上有赌徒精神。他以原赌服输来自约,尽管他还没输过,但他希望别人也遵守这起麻的赌博操守。

    麻由妃美想赖他的账,那是门儿都没有的。

    到了麻由妃美所住的那个花园,坐着电梯上去的时候,陈凌在手里轻轻的抛着钥匙,一边对自己默默的说:要过年了,过了年就二十岁了,今晚这个女人,就算是这个新年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吧。

    这份礼物,确实有够别致,陈凌知道自己一定会喜欢的!

    出了电梯,来到麻由妃美那套复式公寓的门前,陈凌看看时间,十二点几了。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睡了,但也有很多人才刚刚开始夜生活。

    不管麻由妃美是在家,还是出去了,是睡了,还是没睡,陈凌是一定要瞪堂入室的。

    如果她出去了,他就在她的床上等她回来。

    如果她没睡,他就玩一出霸王硬上弓。

    如果她睡了,那就玩一出偷袭……再加霸王硬上弓。

    对这个女人,陈凌只有**,没有怜惜。

    这种想法,多少有点禽兽,可是陈凌并不想做个禽兽不如的人。

    为了给麻由妃美一个意外的“惊喜”,他把钥匙插进门锁的动作尽量做到最轻,整个开门的过程,几乎是无声无息的。

    门开了,房子里没有灯光,只有窗外的月光折射而来的一点微弱光线,模模糊糊的。

    陈凌顺着客厅一路往上望去,最高处那尤如龙榻一般的大床上隐约躺着个人,看不清容貌,但从薄被上浮现起山峦起伏的身材线条来判断,那绝对不会是一个男人,从均匀轻柔的睡鼾声来估计,此女绝对就是麻由妃美。

    看着她还无知无觉的睡在那里,陈凌心里冷笑,你应该做梦也没想到我拿了你书房里的备用钥匙吧。你也更想不到,我会找到你家来吧?

    原赌服输,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陈凌想到一会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多少负罪感,但他的心跳却无法控的快了起来,因为刺激和兴奋。

    他一边慑手慑脚的往上走,一边轻解自己的衣服,当他终于走到麻由妃美床前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麻由妃美侧躺在床上,此刻正是背对陈凌的姿势,满头的秀发如云乱洒,睡得正香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