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一章 最后一次拜年
    ?深城有这么一个不成文习俗,拜年分先后。

    这提前拜年的,很多都是冲着利益关系去的,关系也许好,但绝对交不了心。年初几来拜的,才是真正的亲朋戚友。

    像陈凌这么乱拜一通的,确实还是很少见的。

    原本,他还打算去一去何巧晴家的,可是想到那个脾气陈怪的何老头,心里有些犯怵,所以在陈稀可家吃过了晚饭,看着人家又没有留他过夜的意思,他就只好告辞离去,准备去探访他的哎呀上司——蜂后。

    其实从乡下回来后,陈凌是打算过回去继续那种半夜式的魔鬼训练,可是蜂后说快过年了,让他抓紧麻由本一和麻由本二的事情就行,训练的事过了年再说也不迟。

    然而说到麻由本一,自从那个治疗结束,钱都挣完了之后,陈凌就再没鸟过他了,现在人去了哪里,还在不在国内,他哪里能晓得!

    在半道上打了个电话给她,谁曾想这女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质问他除了泡妞闲逛之外,是不是就没有正事可干了?麻由本一和麻由本二什么时候才能抓捕归案?

    陈大官人被骂得老大不爽,这拜年的热情也被浇得没有了半点火星,挂上电话,这就意兴阑珊的打道回府。

    没想到,他给别人拜年,别人也来给他拜年呢!

    油菜,下午的时候就来了,带着半车尾厢的礼物,其中自然少不了陈凌爱吃的鱼干。

    如果你要拜年,不要去拜别人,一定要来拜我,带着你的鱼干,带着你的表姐,坐那奔驰来……可惜,麻由妃美已经走了!

    看到油菜,陈凌是高兴的,更别说她还带着礼物来。

    不过,油菜却显得不是那么高兴,甚至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一点,陈凌在回来后不久就感觉到了,因为和油菜聊天的时候,她总是显得心神不定,坐立不安的样子。

    “油菜,你是不是不舒服?”陈凌终于忍不住了,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温凉,不热,这才放下心,又挤眉弄眼的对她道:“没发骚嘛!”

    油菜幽怨的看他一眼,虽然原本是想翻个白眼,可她又不是正室古恩婷,哪有有这样的胆子。

    “说说,怎么了?”陈凌问道。

    “不是我不舒服,是我舅舅!”油菜犹豫着道。

    “麻由本一?”陈凌疑惑的看向油菜,问:“他的病不是治好了吗?这么快又复发了?”

    陈凌给麻由本一治病的时候虽然留了一手,准备之后再狠赚他一笔,但想着复发怎么也是一两年后吧,怎么突然间又发作了呢?不合道理啊!

    “不是大舅,是二舅!”油菜摇头道。

    “麻由本二!?”陈凌皱起了眉头,想起了锋后的话,眼皮也不自禁的跳了一下,却是不动声色的问:“他怎么了?”

    “年前的时候就一直说血压高,头晕,眼花,让他去看,他说过了年才去。结果年还没过就倒下了!”油菜说着拉了拉他的声,低声道:“爷,你帮我去看看好不好?”

    陈凌沉吟了一下,问:“过了年才看不行吗?”

    病来如山倒,这什么都可以拖,但是有了病却是万万不能拖的,因为搞不好小病就拖成大病,大病就拖成病入膏肓,病入膏肓之后……结果还用得着说吗?所以身为医者,陈凌说这种话是很不负责任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陈稀可家吃油菜,把脑袋都给吃坏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