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习俗
    ?白娘子很流氓的,故意施了一场法术弄了一场雨来骗许仙的伞。

    祝英台也很流氓的,十八里相送时装疯卖傻的调戏梁山泊。

    七仙女也很流氓的挡住了董永的去路。

    牛郎就更流氓了,趁织女洗澡时拿走她的衣裳……

    这些故事告诉我们,伟大爱情的开始,总归得有一个先耍流氓。

    你没爱情,可能你就是不懂得耍流氓!

    油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被陈凌耍了流氓,才获得了一份也不知道是不是爱情的爱情。但她知道,因为舅舅的事情被拘留审查的这些日子里,她唯一想的人就是陈凌。

    领事馆的人动作神速,在她被关起来的当天晚上就来见她了,不过他们却告诉她,这个案子很棘手,牵扯极大,私下调和根本就不可能,让她最好还是全力配合调查,如果没有问题,很快就可以出去。纵然真的有问题,也只是被引渡回去。

    油菜知道自己没有问题,也相信很快就能出去的,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她却还在接受调查。虽然警察并未对她怎样,甚至可说是很客气很周到,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可是这期间却是不准探望,不准电话,已经完全没有了人身自由了!

    难道,自己将要这样没有限期的被隔离起来了吗?油菜呆在那个小房间里,心里很灰的想。

    不过,就在她感觉绝望的时候,铁门却是咔啦一声开了,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没有穿警服,但油菜知道她是一个身份很高的警官,因为在这段被审查的时间里,这个女人一直负责审问自己。

    她叫什么名字,油菜并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女警官要比这里的任何人都对自己温柔一些,对自己嘘寒问暖,颇为照顾,尤其是在那几天,自己那个亲戚准时来拜访的时候,还是这个女人亲手给自己送上两包小绵被的,在吃饭的时候,还特地让下面的人给自己加了碗姜枣红糖水,说是女人来了事,喝这个对身体有好处。

    也许正因为她这个态度吧,把一直都不太肯合作的油菜给感化了,在沉默近十天之后,她终于开口,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此刻,这名女警官正脸带微笑的看着她,“麻由菜子,你可以走了!”

    “真的?”油菜难以置信,狂喜的问:“我真的可以走了吗?”

    “嗯,你虽然有点问题,但并不大,况且现在还有人来保释你!”女警官点头道。

    油菜走出了房间,却忍不住问:“什么人来保释我?”

    “一会儿你见着就知道了!”女警官淡淡的道。

    “那我舅舅呢?”油菜又问。

    “这个我并不方便透露…..”女警官说着顿了顿,想了下接着又道:“不过你既然是他们的家属,多少是可以知道一点的,他们恐怕没你那么幸运了。”

    没那么幸运?油菜不用怎么想也能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不过见这位女主管不肯跟她再多说什么的向外走去,她也只好叹口气跟在后面。

    穿过长长的走廊,经过几道铁门之后,来到了外面,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一张她日思夜想的面孔——陈凌!

    他就在站那里,带着微笑看着她,一如从前般英俊,潇洒,只不过那张不羁的脸上少了些邪气,多了几丝温柔。

    一时间,所有的委屈齐齐涌上心头,油菜忍不住冲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语带哽咽的唤:“爷!”

    陈凌拍拍她微微耸动的肩膀,轻轻的安慰着她。

    “喂喂喂,你们要亲热回家去,别在这里妨碍市容!”那个对油菜一直都很温柔的女警官不知怎么突然间就凶了起来,冲两人喝道。

    陈凌皱起了眉头,沉声道:“我就是喜欢在这里,你又能怎么样?”

    “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次?”那个女警官显然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敢冲他叫板,立即就柳眉竖起,要暴走了。

    “不好意思,我们这就走!”油菜赶紧抱歉的对那名女主管说了一句,然后拉着陈凌的手道:“爷!算了算了!”

    “靠的,你瞧瞧她那德性,仗着手中有点权势就耀文耀武,对我们呼呼喝喝的,我们只是拥抱了一下,又不是当众搞野,她凭什么啊!”陈凌气呼呼的,末了还不解恨的又补充一句:“真是狗仗人势!”

    “你说什么?”那女警官怒了,掏出手铐就要上来。

    “对不起,对不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油菜慌了,赶紧的对那女警官连连道歉,然后又拽着陈凌的手道:“爷,咱走吧好吗?我一刻也不想在这地方呆了!”

    “哼!”陈凌只好冷哼一声,和油菜转身。

    那女警官看在油菜的份上,停下了脚步,却还是满脸怒容,“你小子别落到我手里,否则我要叫你好看!”

    “咦,你怎么跟我想一块去了!”陈凌竟然转过头来冲她道。

    女警官被气得跳脚了。

    油菜见状,赶紧的拽着陈凌往外走。

    离开了那个让油菜感觉见鬼的地方,她才缓缓的舒了一大口气,看到陈凌却还是沉着脸,不由就柔声道:“爷,你还在跟那个女人生气呢?”

    “哼,那种女人,迟早我要狠狠的收拾一通!”陈凌气哼哼的道。

    油菜沉默了,因为她想起了从前,自己不也是因为跟这位较劲,最后落得现在爷前爷后的下场么?

    两人来到了陈凌开来的车子前,陈凌就从车尾箱里拿出了一束花。

    很奇怪的花,叶子很大,很多,花却很小,只有零星的两三朵。

    油菜有点哭笑不得,心说你要送我花也有点诚意些啊,送这样的像什么啊,别说这花的种类选得难看,就连包装也没有。不过……陈凌肯给她送花,那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所以这小小的抱怨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正要伸手接过的时候,却没想陈凌竟然拿着那束奇怪的花没头没脸的朝她身上拍打过来,虽然并没有用力,但也把油菜弄得不知所措,一个劲的躲闪,慌声问:“爷,你这是干嘛?”

    “这是习俗,帮你驱驱从警察局带出来的晦气!”陈凌用那束花把油菜从头轻打到脚,这才扔到一边,看见油菜仍愣愣的看着地上的那束花,不由就解释道:“这是柚子叶,我姐说用来驱晦气再好也不过了!呃…..没曾想,到了春天,柚子也开花了!”

    油菜哭笑不得,脸上的表情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囧!

    陈凌把油菜送回了家,就是原来麻由妃美住的那套连体稁华公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