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六章 新任务
    ?下属们退走了,去喝茶的喝茶,溜马的溜马,反正是哪凉快就真的上哪呆去了。

    门也被关好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接下来的一两个小时就全属于陈凌的了!

    所以,他并不着急,而是再次贴到蜂后的身后,摆好了姿势,这才解开她身上的穴道,然后再把手伸到她的裤腰带上。

    “陈凌,你敢再无耻一点吗?”恢复了活动能力却还是相当被动的蜂后愤怒之极的骂道,但声音压得极低,显然她很明白,自己已经完全处于下风。自己刚才不能动也不能言的样子,给下属们造成一种心甘情愿欲拒还迎的错觉,在他们看来,自己肯定是个荡妇了,所以这会儿就算是叫破喉咙,别人都以为自己是兴奋刺激过头呢!

    “哼,我只是听你的咐吋罢了!”陈凌冷声道,这个时候他已经松开了她的裤腰带,甚至解开了她的裤头,把手探了进去……

    蜂后浑身发颤,因为害怕,因为愤怒,也许还因为……太过刺激吧!

    “姓陈的,你考虑清楚,你如果真的要这样做,我一定会把新锐锋和华怡给搞到散盘为止!”蜂后满脸通红,咬牙切齿的道,因为不这样的话,她怕自己就会呻吟出声来了。

    陈凌愣了下,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新锐锋和华怡原本是一点也不关他鸟事的,可是,这两处原本与他无关的事物,如今却已成了他的死穴了。

    感觉到陈凌的反应,蜂后知道自己说的话凑效了,没敢再往死里逼,因为她现在总算是彻底的了解这个下属了,这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货,搞不好他真会拼个渔死网破,把自己就地处决了再说的,所以就把声音放得极为柔和的道:“你先放开我,咱们好好商量成不成?”

    人,有的时候会走火入魔,因为愤怒。但也有的时候会见好就收,因为责任。

    所以,陈凌选择了住手,但手伸出来的时候,却是一首好诗!

    见他真的放开了自己,蜂后慌忙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一张脸红得仿似要滴出血来似的,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羞涩。

    陈凌把院子留给了她,自己走进了屋里。

    蜂后顿坐在石椅上,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她想过掏出枪来送两颗子弹给陈凌偿偿,也想过把他铐回去关他几个月小黑屋试试……可是最终,她却是什么都没干,平伏了心情,调整了心态,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的往屋里走去。

    她不能没有陈凌,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这次的新任务特别坚巨,非陈凌不能完成!

    进了屋,却发现陈凌正从洗手间出来,正在用毛巾擦着手。

    一时间,她的脸又红了,把头垂了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多利害,自然更知道陈凌在擦什么。

    陈凌擦了一把手后,这才大大咧咧的坐到沙发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仿佛做错事的人是蜂后似的!

    好一阵之后,蜂后才选择坐了下来,但不敢坐在陈凌对面,因为她无法直视那种猥琐得让人发指的目光。

    “刚才的事,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但你必须得给我归队!”蜂后千难万难的才下了这个决定。

    事到如今,陈凌很清楚,自己真不想做这个秘密警察恐怕是不成了,可就此妥协实在是太没面子了,所以他答非所问的道:“我要见老板!”

    “我来找你,就是老板的意思!”蜂后道。

    “他在哪里,我要见他!”陈凌道。

    蜂后叹了口气,“见不着了,恐怕以后都…….”

    “什么?”陈凌脸色骤变,惊声问:“老板挂了?”

    “挂你的头!”蜂后白他一眼,这才道:“老板调进京了,以后这里由我负责!”

    “原来是这样!”陈凌松了口气。

    “别废话了,你老实告诉我一句,到底归不归队!”蜂后终于鼓足了勇气,抬头迎视着他,“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低声下气,好言相劝,就连刚才……你对我那样,我都不去计较了,除了没跪下来求你,几乎是什么都做了,你还想要我怎样?”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