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起死回生
    ?手术中出现如此恶兆,那就表示病人生机已竭,再难存活了。

    体命体征再无法停止下降的话,这场手术还没做完,患者恐怕就先完了!

    陈凌见状,脸色刷地变得更白了,赶紧的扔了刀子,对严新月道:“老师,腹部的伤口你来!”

    情况万分危重,严新月来不及犹豫与考虑,立即点头重新拾起一把手术刀,接过了陈凌的活。

    陈凌则是从身上掏出了针盒,口中咒骂不停:“王凌,王凌,你mb的,给我挺住,给我挺住啊,你要是不想老子跟你一起陪葬的话,你就挺住啊!”

    骂声一完,五根银针,同时出现在他的手间,又几乎是同时扎向了王凌的身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招!

    敢出来济世行医,没有几手绝活又岂敢出来现世!

    这一手危急保命的针法,师父传下来之后,陈凌就一直没有用过,他原以为自己这辈子也不会有机会偿试了,谁曾想,现在却不是用来偿试,而是成为了他最后的倚仗。

    这招要是不凑效的话,那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所以,他大骂王凌,希望她能争气,同时不也是想自己也能争气些吗?

    五根银针,纷纷落到了王凌身上的重要穴位上。

    在所有人看来,陈凌这五针扎下去的时候,是轻飘飘,仿佛跟本就不曾出力似的,甚至有点像玩儿似的,可是陈凌在扎完针之后,原本很好看的脸尽管好看依然,却已是血色全无,苍白,犹如纸一般!

    针扎完之后,他的身体也一阵晃荡,眼前金星乱冒,差那么点就头轻脚重的栽下去了。刚才那五针,是他凝集了身上所有的内气所发出的。

    这个时候,别说是一个高手,就是刚才被他一掌就推到墙角的庞副主任也能轻易把他给干倒。

    不过,老天保佑,大辽的老师父传下来的保命真法真的凑效了,王凌正在下降的生命体征终于停止了下降的势头。

    这一刻,那些旁观的医生护士都忍不住惊呆了,这是在变魔术,还是玩神话呢!就那么轻飘飘的几针,竟然把病人的恶劣情况给稳住了?

    这会儿,大家多少有点明白,这个实习医生为何如此猖狂了,因为牛b所以嚣张啊!

    不过陈凌却没有时间去理会别人在想什么不等吃不等穿的东西,他是一刻也不停的来到了王凌的腹部伤口,与严新月一起,默契的配合着取出残留异特,修复损伤的肠道,检查有没有梗阻的部份……

    “还愣着干嘛,赶紧上去帮忙!”周院长突然开口,低声对眼前的两个主治医师喝道。

    两个主治医师却是愣愣的反应不过来,周院长心中一怒,脚一抬,分别给两人的屁股来了一下,“没听到吗?”

    周院长很少这么粗鲁的,不过也是这几年,从前那几年他还时常上手术的时候,被他踹过的医生可真不少,甚至连主任医师都有。

    两名医生见周院长发怒,连招牌式的“马前踢”都使出来了,哪还敢怠慢,赶紧的洗手上去帮忙,不过这个时候,他们能做的,仅仅只是原来实习医生该做的活,因为配合默契的这师生俩跟本就轮不到他们插手重要与精细的工作。。

    不过,这两人一上来,严新月与陈凌的压力却是少了很多,最起麻细琐又没有技术含量而且非做不可的活有人接手了,再应付起王凌的腹部伤势也变得轻松起来。

    腹部的伤口处理了大半,剩下的已经是收尾工作,陈凌就投篮似的扔掉了手中的器械,对两名主治道:“剩下的交给你们,没问题吧!”

    “没问题!”“ok!”两主治医生忙不迭的回答,可回答过后,他们又很茫然,自己堂堂一个主治医师,干嘛要听一个实习医生的安排呢?

    把腹部的伤处交给了两名主治之后,陈凌与严新月来到了王凌的双腿位置。

    左边小腿径骨粉碎性骨折,右边腓骨粉碎性骨折!

    全都是粉碎性骨折,搞不好的话,就算王凌真的救回来,从此恐怕也是下半身残疾了。

    可是就连骨科专家都佩服得五体投体的驳骨圣手陈凌,他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凌下半辈子都坐在轮椅上吗?

    答案是明显的!绝对不能!

    严新月见陈凌要处理王凌小腿上的骨折了,立即就递上了手术刀。

    这么严重的骨折,非做内固定术不可,也就是在腿上开刀,打开切口,划开层层肌肉与脂肪到达深处,找到骨折的位置,然后复位,上钢板,上锣丝钉固定,然后进行缝合,待骨折经过半年或者更久时间的生长,骨折完全愈合之后,再次开刀取出钢板与锣丝等!

    严新月递刀,那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因为在任何人看来,这样的骨折都必须开刀做内固定术不可,外固定是绝不能够的。

    谁曾料到,严新月刚递过手术刀,陈凌却是伸手“啪”的一声把刀子打落到地上,然后又一句解释都没有,只是道:“找些外固定用的木条来!”

    这个人,可真是牛b大发了,实习医生的身份耍主任医师的大牌。

    不过很奇怪,要是按严新月以前的脾气,陈凌敢这样对她,那绝对是找抽的。可是现在,她竟然只是看了陈凌一眼,然后就自顾自的去找外固定专用的木条了。

    看到这一幕,大家都是面面相觑,都搞不清楚到底谁是师父,谁是徒弟了。而且他们更弄不明白的是,这么严重的粉碎性骨折外固定术到底要怎么做。

    在严新月去拿木条的时候,众人却没有再看到这个牛b哄哄的实习医生再有什么惊天动地之举,反倒是脱掉了手套,伸出两手在患者的双腿处揉捏起来,那手势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给患者正骨复位,倒像是在做按摩。

    待得严新月取来了被纱布缠紧的十几根细木条的时候,陈凌的按摩也已经结束了,没见他再有别的处理,竟然就这样把木条绑紧在患者的小腿上了。

    这,就做粉碎性骨折的外固定术了吗?众人再一次面面相觑,疑问重重。

    那样捏了几下,骨折就已经复位了吗?不怕肌肉中有残留骨碎吗?这样的固定办法,不怕骨折脱位吗?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