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迷团开解
    ?彭婉娴死了,死得莫名其妙。

    彭院长和她的感情虽然一向淡漠,但怎么说,他们都是亲兄妹,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妹妹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所以他要求公安机关,一定要查清死因,还妹妹一个公道。

    要查清楚死因,那就必须得进行尸检,由深城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负责。

    原本,严新月和陈凌是不能参与到其中的,但因为陈凌的特殊身份,再加上楚汉良也不敢逆这个哎呀师父的意思,所以只能破了个例,安排他们参加尸检。

    鉴定中心的验尸房,那是一个看起来像是手术室差不多的大房间,不过这里的氛围要比手术室阴沉冷清许多。

    进入验尸房之前,陈凌和严新月把自己从头包到了脚,全副武装之后,这才走进去。

    不过让陈凌意外的是,在这里竟然也能遇到熟人。

    杨肖晨,陈凌的师兄,法医专业的他毕业后接受深城公安局聘请,成为一名职业法医。

    此刻,他和另一名老资格的法医负责对彭婉娴进行尸检。

    杨肖晨看到陈凌在这里出现,也很是意外,不过这里明显不是叙旧情拉家常的地方,所以两人只是简单的交谈几句,之后又给那个老法医介绍了一下陈凌和严新月,这才开始验尸。

    彭婉娴的尸首摆放在一张类似手术台的不锈钢桌子上,全身**着。

    “彭婉娴,女,四十一岁,在性行為后发生死亡,死亡时间四小时三十八分!”杨肖晨摊开病历本,简单的说明死者的情况。

    老法医拿出了放大镜,从头到脚,从上到下,不放过一寸毫的观察彭婉娴,就连女人最为**的部位也没有放过。

    陈凌知道这是严谨的工作,心里没有什么想法。严新月当然也知道,当然也没想法,可是脸却忍不住有些发烫。

    老法医查看了这好一阵,得出的结论是:“这是养尊处优的女人啊!”

    “何以见得?”陈凌有些好奇的问。

    医生是医生,法医是法医,虽然都是为医者,但两者的服务的对象有质的不同,医生面对着的是活人,但法医面对的却往往是死人。

    所以对法医这一行当,陈凌还是相对陌生的。

    老法医没有表情的看了陈凌一眼,“这个女人的指甲留得很长,指腹,手掌都没有老茧,显然从来都没有做过粗活。还有就是她这张脸,看起仍然光滑细嫩,显然是在护颜养肤砸了不少的钱,虽然老了就是老了,用再多的钱也无法永驻容颜,但最起麻不认真看,你真的很难相信她已经四十出头。当然,还有别的地方,不过因为有女仕在场,也因为与案情无关,所以不说也罢,不过我敢肯定,这个女人的家庭一定很富裕,甚至超出一般人的富裕。”

    严新月点头,彭婉娴的身家到底有多少,她虽然没去算过,但随便指出几栋物业,那都是市值上亿的。

    对于彭婉娴有多少钱,陈凌一点也不关心的,他感兴趣的是老法医刚刚想说,又没有说出来的话。准备这事儿完了之后,好好问问他。

    老法医整体检查结束后,这对就杨肖晨说:“小杨,你来看看!”

    老法医早就到了退休的年纪,但这个权威的鉴定中心却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接班人,所以拖着拖着就拖到了今天,不过现在杨肖晨来了,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这个小杨年轻,勤奋,专业对口,最主要的是他对这行有很高的悟性,調教个一年半载,肯定是一名出色的忤作。

    杨肖晨点头,对这个带他入行,教他经验的老师傅还是相当尊敬的,他也像老法医一样掏出了个放大镜,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后,这才停了下来。

    “怎么样?”老法医问。

    “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也没有扽挫裂伤的痕迹!”杨肖晨答道。

    “废话!”老法医看了杨肖晨一眼,喝道:“说点有用的。”

    “这个……”杨肖晨迟疑了起来,又看了彭婉娴好一阵之后才道:“照死状来看,眼睛突大,嘴唇紫绀,嘴巴张开,确实像心源性引起的呼吸困难而死,符合性猝死指征,不过……”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