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战斗还没开始
    ?彭婉娴的死,也许在查清了死亡原因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一个不了了之的局面。

    别说是金元成事先并不知道彭婉娴有药物过敏史,纵然他就是知道,却硬说自己不知情,法官也是很难判他的罪。

    法津,是讲求证据的嘛。

    这件事,虽然事实清楚,却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能证明金元成是故意杀人,甚至是连判他过失杀人罪都很难。

    过失杀人罪是指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和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他人的死亡,由于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以致造成他人死亡。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已经预见到其行为可能会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但由于轻信能够避免以致造成他人死亡。

    咋一看,金元成好像符合前者,可是仔细的看看,却又并非如此。

    金元成对彭婉娴做了什么?他仅仅是和她做了个爱罢了,郎情妾意,你情我愿的,彭婉娴甚至是为了照顾他的伤势,体贴的让他躺在下面,她自己采取坐上位的。

    相对来说,金元成还很被动,很有些不情愿呢!尽管这些话现在来说,是有点没良心,但这却是事实。

    而且,只是做个爱罢了,如果这也应当预见造成别人死亡的结果而必须承担刑法责任的话,那以后夫妻,情侣,还有那些偷情的狗男女,谁还敢**呢?

    所以最后,司法机关在确定了金元成没有主观上的错误,认定这只是一个意外之后,并没有对他提起公诉。

    再然后,作为嫌疑人的金元成自然就被释放了。

    不过,直到出了公安局,回到了那所豪华大别墅,金元成仍是惊魂不定的。

    也许公安机关并不怎么相信他是清白的,只是迫于没有证据不得不释放他罢了,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的的确确是无辜的,因为他虽然不爱彭婉娴,但从来没想过害死她。况且,如此精妙的谋杀,以他的智商也着实想不出来,所以警察认为他利用药物过敏的办法杀死彭婉娴,着实是太看得起他了。

    不过,金元成的智商虽然不高,但也不是笨蛋,他想明白了一点,自己虽然没有加害彭婉娴之心,但不代表别人没有。自己不知道彭婉娴有药物过敏史,但并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如这世上没有真正的秘密一样,要知道水底打屁都会被人发觉的,金元成虽然没有大智慧,小聪明还是有的,这件事情虽然悬乎,但他却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他的那个哎呀大佬洪竖!

    孙医生,是洪竖的人!

    青霉素,是孙医生给他用的!

    尽管在莞城受伤的时候,孙医生给他做过皮试,确定了没有过敏反应之后,才给他用药,连用三天,以确定预防伤口感染。

    金元成也是一个学医的,尽管他并不是一个用功的学生,但对于临床医学,他多少是懂一点的,孙医生的治疗方法,没有什么不妥,不过却有一丝不合常理之处。

    只是,预防外伤感染的抗生素那么多,孙医生为什么偏偏用的是彭婉娴过敏的青霉素,而不是头孢拉定,又或是克林霉素,再或者是其他别的什么抗生素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