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七章 木美人回来了
    ?彭婉娴的丧礼举行得隆重又庄重。

    受邀参加丧礼的人不少,全都彭婉娴生前有过交集的人,有头有脸非富即贵。

    这是彭院长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喜欢这样的虚荣,尽管她死得并不怎么光彩,但这却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了,所以他决定照妹妹的喜好来办!

    按照规矩,金元成作为家属,原本是该跪在灵前答对宾客的,现在……他还是跪在那里,只不过鼻青脸肿,极为狼狈。因为彭院长一看到他,就怒不可揭的冲上前去一顿拳打脚踢。

    没有人上去阻止,金元成也不敢还手,毕竟,如果挨一顿打,就能换来以后荣华富贵衣食无忧的话,那只要不把他打死打残就行!

    人,是可以无耻的,该无耻的时候就要尽可能的无耻!这是金元成的做人信条!

    彭婉娴的死,对彭院长来说是很难过的,尽管两兄妹的感情淡漠,但血浓于水,这可是他唯一的妹妹。

    想起小的时候,两兄妹一起成长,那时候的妹妹是如此的单纯与可爱,对他这个大十岁的哥哥如兄如父般敬爱,可是现在,这个妹妹已经永远的离他而去,所以在丧礼上他是几度泪流满面,哽咽失声。

    金元成面无表情的跪在那里,尽管他也很想配合一下彭院长,也在人前演一出痛哭失声的戏码,以至自己在过些时日接收遗产的时候,看起来更顺理成章一些。可是他对彭婉娴着实没有感情,不管他怎么努力怎么挤,眼泪就是出不来。

    看到彭院长那眼泪不要钱似的尽情挥洒,惹来一班同情的声音,金元成羡慕了,不光是羡慕老彭说来就能来的眼泪,还羡慕他有艳福,瞧旁边那个正不停安慰他的女人,成熟高贵,优雅端庄!还有那个正替他不停擦着眼泪的女人,更是年轻,妩媚,温婉,窈窕动人。

    金元成知道,这个成熟的女人是老彭的妻子严新月,是深城医学院的教授。而那个稍为年轻的,是老彭的女儿,刚从国外赶回来参加她姑姑的丧礼。

    对于那个成熟又性感,全身上下都充满诱惑的严新月,金元成是不敢有什么歪心思的……确切一点是他空有色心没有色胆,因为严新月虽然没有教过他,可是她那泼辣又雷厉火爆的脾性是远近闻名的。

    他的目光,瞄准着老彭那年轻漂亮的女儿,青春逼人的彭靓佩。

    邻家有女已长成,鲜嫩得像个水密桃一样,一捏就会出水似的,他要不摘等谁来摘呢?更何况,他是自己哎呀大舅子的女儿,也就是自己的侄女,怎么说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

    所以在心里,他已开始打起了如意算盘……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