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八章爆发的思念
    ?彭靓佩倒下的时候,金元成也跟着倒下了。

    同一个时间,却是不同的地点。

    金元成虽然坚持留到最后,但是彭院长严新月等人并不理他,墓园管理处的事情他也帮不上忙,自觉无趣的他却发现彭靓佩独自一人走向墓园深处。

    墓园是个偏僻荒凉的地方,周围死气沉沉的,赶往深处就越是阴森,没有活人,只有死人,别说是被人非礼,就算被人杀了就地埋了,恐怕也很难有人发现。

    不知是出自何种心思,金元成尾随在彭靓佩的身后,也许只是下意识的,也许只是想套套近乎,也许是想图谋不轨……现在激情杀人的理由都能出来,那么金元成要真来个临时性激情强奸恐怕也不算什么。

    不过,在他就要跟上彭靓佩的时候,却觉得脑后生风,没等他反应过来,颈脖处已经挨了一记闷棍,吃痛不住的他倒了下去,却没有晕死。

    直到倒下去,金元成才发现偷袭他的那个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面生却不是全无印像。

    这两个,不正是那天在莞城向他捅冷刀子的韩国老乡吗?

    老乡见老乡,先是背后一枪,然后两眼汪汪。这不,金元成原本就没止住的眼泪又哗啦啦的下来了,除了芥末的副作用未消,也因为疼痛,更因为恐惧,无力的恐惧。

    他很清楚这两人是因何而来的,他知道被他们抓住以后下场会如何的凄惨,可是当他要放声喊叫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刀子已经抵到他的下腭上。

    开口的男人说的一口韩语,阴沉沉的道:“你要敢喊,我就一刀把你捅死!”

    识时务者为俊杰,金元成算不上什么俊杰,他只是个吃软饭的,但他也知道此时应该闭嘴。

    不过,就算他不想闭嘴都不行了,因为另一个男人已经用一块臭抹布把他的嘴给堵上了,他稍稍挣扎了一下,腹部立即挨了撕心裂肺的一拳,胃里一阵翻腾,隔夜饭都吐了出来,可是被抹布挡着,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然后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脚打脚踢,打得他像条死鱼一样瘫在那里了,两个男人才粗暴的将他翻转过来,用绳子捆住了他的手脚装进麻包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彭靓佩这边,她原本一个人呆在那里好好的,却不防被人突然从身后抱住,不及反应之个,倒到了地上。

    草地软绵绵的,带着青草的气息,不过也有点像男人某种东西的味道。

    惶恐之中,扭头看清了那个抱住自己的男人面容,她就转回了头,不再动弹了,表情复杂的任由男人从背后抱着自己躺在那里。

    天空,飘着朵朵形状怪异的云彩,周围很一片祥合安静。

    两人就那样默默的拥抱着躺在那里,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彼此的体温,还有那种久违的熟悉味道。

    眼泪,悄然的从彭靓佩的眼角落了下来。

    抱着她的男人,除了陈凌不会是别人。

    丧礼开始的时候,陈凌就来了!

    彭婉娴的死,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他和这个女人也没有半点交集,所以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参加她的丧礼!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