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一章 责无旁贷
    ?心包是一个包裹心脏及出入心脏大血管根部的囊样结构,外伤性心脏破裂或心包内血管损伤造成心包腔内血液积存称为心包填塞,是心脏创伤的急速致死原因。

    心包的弹力有限,急性心包积血达150ml即可限制血液回心和心脏跳动,引起急性循环衰竭,进而导致心跳骤停。

    所以,一旦出现心包填塞这种状况,必须争分夺秒的进行紧急抢救,否者伤者必死无疑。

    陈凌的个性有时候确实是很流氓很无赖,但绝不是没有底线与原则的,面对病人,尤其是这种生死存亡一线牵的重病号,他没有考虑与犹豫,甚至是想也不想的就给他立即进行抢救。

    这个时候一个柱着拐杖的白胡子老者,还有另一个神情威严的平头中年男人也拨开了人群,走了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伤者的情况,也是大为吃惊。

    平头大叔也跟着蹲了下来,一手搭住伤者的脉搏,一边问,“感觉怎么样?”

    “……”伤者胸口已经疼痛得不得了,呼吸也十分困难,大汗淋漓,已在休克之间了,哪还能回答他的问题。

    陈凌这个时候已经掏出了自己随身不离的针盒,见这大叔拦在旁边,尤其是还留着个平头,这就有些恼,喝道:“闪开!”

    平头大叔回过头来,见陈凌手中捏着一根长长的银针,脸色不由一变,回道:“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

    “心包填塞!”陈凌快速的回答一句,吼道:“让开!”

    平头大叔闻言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往旁边闪了闪。

    陈凌这就来到伤者的胸口,伸手在伤者轻按起来,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位置,好一阵,手指终于定在了一个地方上,然后就抬起另一只捏着银针的手,这就缓缓的从伤者的胸口扎了进去。

    “啊——”人群中响起了连连惊呼声!

    把那么长的针扎进人的胸膛,那不等于谋杀吗?

    那平头大叔与白胡子老者也是面现愕然之色,却不像旁人那么惊慌,随后又相互交换了好几个眼神。

    周围异声遍布,陈凌却无心他顾,银针一点一点的扎了进去,到了一定深度后,他就霍地放开了手,银针一阵震颤,然后一股血花就从针柄末端喷了出来!

    银针,竟然是空心的!

    陈凌虽然早有准备,放开手后就侧开了头,但身上雪白的衬衫还是被血花喷中,斑斑点点,仿佛崔基季喜欢穿的粉红斑点衬衫一样。

    “这是,放血疗法?”平头大叔与白胡子老者失声疑问。

    陈凌也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遇到行家了嘛,要换了普通人,别说是叫出这治疗手法的名称,不怀疑他在杀人就偷笑了。

    不过,此时陈凌也顾不上什么惺惺相惜,又或是切磋交流了,迅速看了他们一眼就回过头去,伸手在伤者有胸膛上,一上一下的挤压推拿。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