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我来松松土
    ?韩宇勋第一次从病房走出去的时候,房间里就剩下陈凌与王凌两人了。

    两人相视,目光交错间却不难看出彼此隐露的尴尬之色。

    王凌数次想要张嘴,最后却还是欲言又止。

    “王凌,你的未婚夫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啊!”陈凌淡淡的开口。

    王凌自然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讥讽之意,苦笑道:“你对他还不了解,其实,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人。”

    “呵呵,是吗?”陈凌不置可否的干笑一声。

    “我和他的婚事,早早就定下来的,原本我早该和你说的,可是……”王凌说到这里又感觉自己很多余,为什么要跟他解释那么多呢!

    “早说迟说,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的是吗?”陈凌问。

    王凌沉默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明显的,她真的不想回答。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看看你的伤!”陈凌说着转身,把门上那个小窗口的布帘拉了过去,然后才回到王凌的床尾,查看她的双腿。

    她的两条小腿仍紧缠着外固定的小木条,里面的夹着的纱布渗出着骨伤黄油的淡红色。

    陈凌小心的解开缠绑着的纱布与木条,然后用消毒液把她腿上的药迹全部清洗干净,这才问道:“最近几天感觉怎么样?”

    “还好,已经能走几步了!”

    “嗯,不错,不要太过着急,慢慢来!”陈凌点点头,然后把双手轻抚到她的小腿上,“我现在给你做一下推拿,促进血液循环,同于也有益于骨折进一步愈合。”

    “好!”王凌点头。

    陈凌这就开始了推拿,修长的十指灵动的犹如弹钢琴一般落到了她的光滑白嫩的小腿上。

    初始,王凌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渐渐的,随着陈凌的力度加大,她感觉到腿上传来一阵又酸又胀又软又麻又酥又痒的感觉,刚开始的时候,她紧咬着牙还能忍受,可是仅仅坚持了一会儿,她就无法自控的喘息起来。

    随后,一股热热的感觉从陈凌的双手间传来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哦!”

    “没关系,想叫就叫吧!”陈凌非常体贴的来了一句。

    “嗯~好难受!哦!”王凌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可是呻吟声还是不免从嘴角泄露出来,秀额上也冒起了细密的汗珠,额前的秀发因此被打湿,服贴在她的脸庞上,使她看起来更加的妩媚与娇柔。

    说实话,看到她这个样子,又听到她如此“**”的低吟声,陈凌不动心是假的,而外面在偷听,又不清楚里面在搞什么的韩宇勋不愤怒也是假的。

    所以,他就不顾一切的破门而入了。

    当他看清楚房间里的情景,却又傻眼了。

    自己的未婚妻衣服整齐完好的躺在床上,而那个陈医生也衣冠楚楚的站在旁边,完全就不是他所想的那副暧昧光景。

    一时间,韩宇勋脸色大窘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应对。

    “宇勋,你这是做什么?”王凌有些愠意的问道。

    “我,我……”韩宇勋喃喃的无言以对。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