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绝地逢生
    ?“天啊!这么多的血!!”一名护士忍不住惊呼起来。

    “是不是颅内出血?”一名住院医生也声音发颤的问。

    “要立即开颅手术吗?”麻醉师紧跟着问。

    “……”

    一时间,手术室里各种声音,各种慌乱。

    陈凌皱起了眉头,仔细的看了又看孩子的出血情况,最后竟然大违常规的弯下腰,凑到了孩子的鼻前,拿下了口罩,嗅了嗅,随后就拿起一个摄子,卷起一团长长的绵花,把一半塞进了孩子流血的鼻孔,然后就说,“好了!没事了!”

    好了?

    没事了?

    大家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孩还在那流血不止呢,你竟然说已经没事了?

    一名专家忍不住了,冷声质问:“这个同学,你怎么敢断定患者已经没事了,你又怎么敢断定他没有颅内出血的情况,你难道没看见吗?孩子的鼻孔还流着血呢!”

    陈凌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首先一点,凿子进入鼻孔,尖端锐利,损伤肯定是有的,出血也避免不了的,而凿子堵在鼻孔上,形成一个塞子的作用,能渗出的血很有限,还有大部份的血藏在里面。拔了凿子后,血液喷涌而出,这是不难理解的。”

    “可是,你如何判定这一定是陈旧积血,而不是新鲜出血呢?”一个经验浅薄的住院医生问道。

    “积血和新鲜出血,往往在颜色与黏稠度上有区别。不过,我个人的习惯是,用味道来区分!”陈凌淡淡的表情。

    此言一出,大家均是惊愕万分,用味道来区分是积血还是新鲜出血,你以为你是警犬吗?

    听了这么荒谬的理论,一班专家都是嗤之以鼻,但一个有点二愣个性的住院医生却学着陈凌的样子,也凑上前去,像狗一样嗅了起来,好一阵之后,才摇头道:“可是这看起来闻起来好像都没有区别啊!”

    “区别是有的,尽管很细微,但只要认真,还是能看得出来嗅得出来的,血液离开血管后,十多分钟其性状就会发生改变,但这种改变在环境的掩盖下,一般人是分辩不出来的!”

    陈凌这句话说得相当平淡,但在场很多人都感觉自己被鄙视了,因为他们真没看出来,这鼻腔内的积血与新鲜出血有什么不同。

    陈凌没管别人怎么想,仍是继续道:“刚了那一点,另外还有一点,至关重要的一点,生命体征平稳!”

    众人被这一提醒,纷纷朝心电监护仪上看去,是啊,上面显示的各顶指标正常,和刚才术前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试问,如果出现了颅内出血,生命体征还会这么平稳吗?

    肯定会出现血压下降,心跳加速的情况。

    那班老资格显然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全是一派的淡定,慌乱的只是那班年轻的而已,不过当陈凌提出这两点证据的时候,那班老家伙仍不免微微感觉惊讶,这个年轻的实习生很有大将之风啊,临危受命,却心定手稳,危而不慌,忙而不乱,尤其是这份在手术台上还能保持着的冷静头脑与观察能力,那是一个卓越外科医生应该配备,却不是医院里年轻一代所能拥有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